您的位置: 湘西信息港 > 汽车

断刀

发布时间:2019-09-14 07:56:47

一个黑点在大漠中缓缓移动,在这大漠之中,它是何等渺小。那是一个人,一个向着目标前进的人。风用足了劲撕扯着他,像是要把他撕扯开来。他的头发随风飞舞,半甩在空气中,粗布衣服也被风吹得鼓起来。
现在已经日悬中天,但大漠的风毫不留情,仍然使劲抽打着他。他仍然向着大漠深处前进。风卷起的碎沙打痛了他的眼睛,他不由得转头避一下迎面吹来的砂石,而转头后,目光恰好落到后背的那一柄单刀。单刀刀柄微微弯曲,刀鞘墨黑,唯独吞口处金光闪闪,雍容华贵。他拔刀出鞘,一股寒气摄其心神,但是,这是一柄断刀,他早已知道,这断刀却是一柄上代兵器名家所铸的绝世好刀,为万人所觊觎。眼神掠过刀锋,却见刀锋上有三个缺口,是用刀砍出的,这令他大吃一惊。楞了许久,他苦笑几声,摇头道∶“原来这刀竟然是假的,想不到我余我今日竟要死在这里!”随即又是几声苍凉无奈的笑声。
两日前,他在北京城内受一个身负重伤的人所托,将这把宝刀送往大漠“天狼寨”。他不负信义,冒生命危险毅然带着这把断刀突破重围,向大漠进发。
他一路向北。江湖中人也一路向北。在路上,他便与人恶斗,当时用的正是这柄断刀。他曾在晚上与金刀门打斗,用宝刀硬接下金刀门少主田青三刀。但当时太过混乱,他竟然没有注意到断刀留下了缺口。
现在,未走半步,他已经被人重重包围。金刀,括苍,华山等各派都已到来,他们眼睛狠狠地盯着他手中那柄断刀,好像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他们不由分说,已经亮出兵器,冲向余我。
余我却像没有看见一般,心中仍在思索:“那位兄台为何给我一把假刀?难道是不相信我,怕我带刀逃走?”想到这里,不禁大是失落,年轻的面容瞬间苍老许多,连眼睛中的精光也消失殆尽。一把钢刀砍在余我左腿,连白森森的骨头也露出了些许。余我这才被突如其来的痛苦惊醒,咬牙大叫一声,断刀已然挥出,伤他的人已经被他砍掉了头颅。众人这才有所畏惧,一时不敢向前。余我终于有了喘息的时间,但他愤怒至极,已经全然忘记,自己如果与众人说清楚,自己手中的断刀并非真的断刀,或许可以活命。
华山派的首徒狄虎看余我已经受伤,向师弟们喝道:“怕什么!给我上!”但师弟们却不敢上前。狄虎怒目瞪了几个师弟一眼,长剑陡然一振,化为千万支长剑,刺向余我。余我心道:“看来今日难免一死,何不战个痛快!”暴喝一声,身形暴长,红着双眼迎着长剑直扑上去。在众人看来,这无异于自寻死路。哪知,余我突然凌空跃起,断刀直劈狄虎头部。
狄虎后背冷汗骤生,欲后跃几步避过余我,但怎料自己双腿已软,竟然挪不开步伐,一时闭上眼睛暗叫:“吾命休矣!”哪知自己并未感觉到疼痛,却听见一声声响。睁眼看去,却是余我摔倒在地上。他的四肢已经被唐门毒镖所射中,动弹不得。
顿时,天空失去了颜色。狄虎赶忙上前,强取余我手中的那柄断刀。余我虽然手臂动弹不得,但右手却紧紧握着刀,就是不肯松开,口中道:“要我手中这把刀,至少得断了我这条胳膊!”话音甫毕,余我的一条右臂滚到了地上。余我额头上冷汗骤生,嘴唇颤动,道:“这还差不多!是我不敌他人,以至宝刀被夺,可不是我不守信义!”说完,又苦笑了几声,软软地趴在地上,喘着粗气。众人才不会关注他,因为断刀已经易主。狄虎夺刀在手,大喊道:“断刀已为华山派所有,大家不必再争了!”哪知话未说完,他的肚子便被人用剑刺穿,手中的断刀也被那人抢走。断刀被众人争来争去,不断易手,倒下的人也越来越多。
余我的呼吸越来越微若弱,他看到青城派的人刚刚抢到那把断刀,却被无双山庄庄主一剑毙命。断刀又落到了无双山庄的人手中。
无双山庄亦正亦邪,庄主陆无双仔细看看手中断刀,脸色一沉:“这不是真正的断刀!”陆无双乃兵器名家,他说的话不会有错,况且以陆无双的武功,将这把刀平安带回去也不是难事,所以他没有必要说谎。
所有活着的人都惊呆了:自己同门拼死抢夺的刀,竟然是假的!
所有人都看向余我,但余我只是无奈苦笑一声:“可笑啊可笑!妄我真心一片!”笑声在大漠上空传荡,许久,才没了声音。说罢,余我没了呼吸,但他的眼睛却不肯闭上。
风仍然在吹,吹着大漠的细沙,吹着余我的尸体,而吹出的,只有只苍凉和悲壮。
第二天一早,江湖上传来消息∶断刀已经平安到达天狼寨。

共 168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江湖凶险,处处杀机,一把断刀,扑簌迷离,白白断送了许多生灵,可那把断刀是怎样平安到达天狼寨的,仍是个迷。作品情节曲折,故事引人,悬念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5-0 -09 09:58:06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期盼您的新作!孩子积食吃什么药
小孩口舌生疮
小孩老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宝宝中暑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