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湘西信息港 > 汽车

【连载小说】幻境·邪狱 第三章

发布时间:2019-09-14 07:36:45
摘要:氤氲飘荡的雾气渐渐浓郁,看起来像是一杯浓郁的牛奶散布在天上,在这个有点复古的小屋里温暖如烟雾般散开,像是在过去时。 第三章·追魂



氤氲飘荡的雾气渐渐浓郁

看起来像是一杯浓郁的牛奶散布在天上。

在这个有点复古的小屋里

温暖如烟雾般散开

像是在过去时

依然如旧



【天际·布拉克火之国·水莲边境·停靠驿站】

氤氲飘荡的雾气渐渐浓郁,看起来像是一杯浓郁的牛奶散布在天上,在这个有点复古的小屋里温暖如烟雾般散开,像是在过去时。

依然如旧。



洛尘看看沙漏钟表器,已经是下午的时候了。快到晚上了。

窗外的灯光已经有点暗淡了,像浓墨从四处蔓延,然后包围少的一点光明。





【天际·冥界花篱·人狱·黑梦】



黑。

一大片的黑暗。



“若璃捕获了残暴之牙是吗?”

“是的。”

“我在他的身上捕获了一种闪烁般的力量。”

“怎么?”

“他可能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命徒。”

“为什么?”

“我的感觉告诉我,如果他不除掉的话,审判之神的位置极有可能慢慢变成是他的。”

“那岂不是我们的计划会毁于一旦?”

“是的。”

“现在,你去除掉他,想法设法而让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方法除掉他。”

“是!”



喘息声如同瞬间消失了般,寂静的甚至能听到呼吸的声音。





【天际·布拉克火之国·水莲边境·停靠驿站】

——这是在那里?

——我是怎么了?

——我现在怎么样了?

铺天盖地的疑惑充斥着若璃的脑袋。若璃缓缓地睁开眼睛,舒适的伸了个懒腰。眼睛仿佛还没有睡醒般,粘连在一起。



洛尘烤着一只肥美的流着肥油的飞禽,在旁边空荡的地方架起了火堆,烈焰上一个瓦罐里咕噜咕噜的煮着东西。虽然摆了这么多东西,还是显得有些空白。



雾气飘荡到窗子上,凝聚成一层灰蒙蒙的露珠。

飞禽的肉香味漫步在空气中。



若璃揉了半天眼睛,眼睛还是有点难受,他支支吾吾的问洛尘:“我是不是在梦里?”

洛尘把头扭过来,冷冷的说:“你都睡醒了,还在梦里么?”

若璃的眼睛闪烁着,现在的一切对他来说,就像幻觉一样,瞬间自己就成为了五个国家中厉害的五个人中间的一个人的命徒,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场真实的梦境般。



若璃拍着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显得格外的可爱。

“你在烤些什么个东西?”若璃的嗓门提的很高,像是被扼住了脖子一样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眼睛犀利而直勾勾的看着洛尘的背影。

“那么香。”咋咋呼呼的语言伴随着支支吾吾的感觉。



洛尘没有因为俩句话而受到影响,反而把插在木棍上的烤好的飞禽举起来摇了摇。满是诱惑的香味。

若璃呆呆的望着在空中摇晃的飞禽,死死地咬紧牙齿,但是还是忍不住把口水大批大批的往下咽。





“好吧,给你。”洛尘转过来,把棍子递给若璃。若璃看到泛着油光四射的烤飞禽,烤焦了的皮上金黄的肉透着香味,瞬间眼睛一亮,狼吞虎咽的咬起来,撕扯着。

若璃一边吃着,一边支支吾吾的问:“你还在…烤什么东西。”

“你还真是嘴里吃着,心里想着啊。”洛尘悠闲的拿着瓦罐,烟里冒着一种清新的像是桦树皮般的味道。



“其实我没有!”若璃反驳着,激动着,看的出来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其实我是在想你是一个火系王仆为什么不直接用火把汤瞬间烧熟。”

“这样慢慢熬能熬出那种林叔草的香味,我要是一下子烧熟了,就不好喝了。”

“哦,原来如此。”若璃装模做样的说,嘴巴一刻不停地嚼着肉,“其实我觉得你烤飞禽的技术还可以,竟然能烤出一种水果的感觉,脆皮嫩肉啊!”若璃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么油嘴滑舌天花乱坠。



“这是专门烤飞禽的果肉,烤出来就是这个味道,我技术还是很可以的吧。”

房间里传出一阵阵的笑声,温馨的感觉像充气般充满了整个房间。

“喝吧。”洛尘端着一碗香气四溢热腾腾的汤递给若璃,若璃忽然有了一种苦涩的滋味,心里酸的萎缩,在店里面当做小二的时候,吃的都是别人不要的剩菜剩饭,从来都没有吃肉的时候,在洛尘这里能吃到好的,而且也没有什么事情,若璃一种温暖而又想感恩的心情瞬间喷发。

瞳孔里渐渐模糊,朦胧,却始终没有出来。





【天际·亚特兰蒂斯水之国·嶙峋之山深处】

“你怎么搞的?”贝洛思久久的看着西娜茜有很明显重生痕迹的手臂,惊讶的望着。

西娜茜微微带过一丝微笑,淡淡地说:“洛尘打得。”

本身,西娜茜的实力并不低,不那么的容易被打成那个样子,况且,洛尘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动手了,应该来说不会那么的犀利,只要是有一点的生疏,西娜茜完全可以有能力防护到自己,而不是变成还需要重生,想到这里,贝洛思一脸的疑惑和不相信。

“洛尘不是很长时间都没有动手了么?”

“不是的,他的动作依旧是那么的熟练,根本没有一点生疏迹象,反而更加的强大了。”西娜茜慢条斯理的把身体幻魂密度高度集中的地方排到胳膊,希望能把过去的伤痕覆盖,她说话的时候,就像是把一个十年来的故事娓娓道来的语气。

疑惑。

终是疑惑。



贝洛思怎么也不会相信,洛尘在根本没有进行过再次训练的情况下,仍然能够那么的强大,但是自己命徒说的话也不会是假的,莫非…

贝洛思一笑,轻轻掠过。

笑里藏刀般的微笑。



“一定要从若璃那里抢回来,他算什么东西?”贝洛思像是要做出什么大举动了。





【天际·布拉克火之国·水莲边境·繁城】

好快啊。这么快就到晚上了。

若璃一边跟着洛尘闲逛着,一边感叹着,像个沧桑的老人般的感觉。

洛尘看起来极为亢奋,却没有理由。

我是多久都没来到这个地方了?每天都呆在中心建筑的那个像坟墓一样的地方了,好久都没有那么自然的感觉了。



也是,布拉克火之国的中心,就像一个巨大的让人窒息的坟墓,但是每个王仆都不得不常常的呆在那里,恒古不变。就像尘世永永不可改变的生存发则般的沉重。





“其实我觉得,你这里除了有一个王仆还有幻术师以外,都还蛮好的,跟我们那里也都差不多,只不过条件稍微的好了那么一点点。”若璃用俩根手指在空气中比划着,稚嫩的像个婴儿。

他的心里本身就是个婴儿,不是吗?洛尘自己反问自己。



这里就是布拉克火之国繁华和发达的地区了——繁城

正如名字一般。



繁华似锦,灯火通明,姹紫嫣红,灯红酒绿般的蜡烛和油灯,杂乱无章的灯光照射出两个相依相随的背影,照的人发晕。

这里的人民朴实的甚至异常,每天的工作只为了糊口养家,目的性明确而又简单,简单的可怕。一大群的人把竹子一插,几个杆子嵌在一起,挂上小珠子或者是在外加上几个刚刚才做好的小竹蚂蚱,拿出来摆着,大多数的人来逛,就是为了一个快活舒服,大多数步怎么在意多少个银币或者是铜板,这些只为了给他们开心而已。



天色朦胧但是四周仍是灯火通明,偶尔见到几个身上奢华一点的,就算粗俗,但是总会求之不得般的拉过来,甚至为了一个客人大打出手。常常是打得你死我活。



“你想要点什么?”洛尘掏出口袋,一大把的金币,在手心上抖了抖,有一种怪舒服的感觉。若璃却受宠若惊般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说了句:“啊?”



“我说,你想要点什么玩意。”洛尘缓慢的一字一字的吐了出来。

“这个…还没想好。”若璃挠挠头,一脸无辜的可爱样子。



洛尘仔仔细细的把若璃从头到尾的看了看,眼睛从若璃的脚底看到头顶,语塞了半天,终于像想起来了什么一样:“你这衣服太破了,像那种街头乞丐的。跟在我身边蛮…”欲言又止的感觉。

“嗯?有吗?”若璃瞳孔闪动着兴奋的光芒,如同两颗镶嵌在茫茫滚动大海中的闪耀明珠。

的确,上身的衣服如同从别人不要的布料中挑出还能够穿的那种为低级的纱布缝纫起来,层层缠绕,有一种非常明显的粗糙感和一种让人作呕的奇异味道,如果说把它完完整整的卸下来,就像是木乃伊的外衣,下身也是一样,虽说长得俊美,那种少年独有的青春感和帅气融为一起,在一瞬间看起来像是披着一个破烂袋子的神。



神?



“诶呀诶呀。”洛尘一脸的受不了,几分难为情的笑容在他脸上绽放。

“赶快赶快,给你挑几件像样子的幻袍,免得你站在我身边掉价。”

若璃浑然不知一切。

他并不知道,他的前面,在穿穿梭梭的人群当中,有一只悄然等待的眼镜蛇,正等待着它的食物在穿越到它的领地,然后屏息凝气,在一瞬间,将他认为理所应当的猎物变成自己的晚餐。

这一切,他都不知道。

天色如同翻滚的大海般不停地卷动,仿佛是末日降临前的预兆,猎猎作响的晚风狂暴的打压着秋日仅有的几片落叶,这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合情合理,却残忍残暴。

若璃漫不经心的在一个个摆摊店里摇晃着,格外的悠闲,同时,寒意的凉风仿佛想要告诉他什么一样,他却毫不知情。

洛尘跟在他的身后,反而,洛尘警惕的像只操纵全盘的豹子,他的经验告诉他,周围有潜在的危险,只等着他的光临,瞳孔警惕的紧紧绷住,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警惕的气氛如影随形。



就如影子般的恐怖。

秋风的落叶。



【天际·绿森蓝布木之国·祭祀号角】

波澜的号角声。

摧毁着所有人的呼吸。

那种清脆的声音,宛如千年一盘的大海波澜壮阔,又似百年难遇的流云瀑布般流出,那种波荡而又不平均的声音咆哮着,号角的召唤声在整个国家的回荡着,天空上嘹亮的声响停留在厚厚的云朵上。



很明白,这个声音是【杀声】。

通过这个声音的频率能听的出是对于命徒的杀戮声。

虽说天际有很明确的规定是不能够杀戮命徒和王仆的,但是在这个世界里。

想要杀死一个人,是很正常的,正常的就像平时吃饭般正常。

这里就是战场。

胜者为王,败者择死。



西娜茜抱着巨大的号角,使出所有的气力,用力的吹出,把所有的力量全部用上。

飘逸的裙角如同妖艳的花朵般展开,在风中摆动。

楚楚动人。

嘴角骄傲的上翘。





【天际·布拉克火之国·水莲边境·繁城】

若璃仍然一件件的挑选着,高兴的几乎要蹦起来,天真泛滥着,让洛尘都有一丝丝的动摇,一边大声的喊着,这件好看?还是那件好看?一边又到处的翻着,像是杂货商城里要翻出一个价值连城的宝石一样。阳刚的血气在两根格外会诱惑人的眉眼之间,挑剔的无与伦比。



仿佛时间放慢了一千倍一般,洛尘的瞳孔瞬间锁紧,像是一头展示着力量的雄狮般,雄性力量极为一声,他的身体感受到了哪一种几乎极其细微的幻魂波动,从攻击的力量角度来说,一定是一个准备攻击的幻术师才会透露出几丝的幻魂波动,虽说在这个城市里,有幻术并不奇怪,但是有这种攻击型号的幻术师一定是一个比较有攻击力,但是幻术并不成熟,如果一个会暗杀术的人透露了一点点的幻魂攻击迹象的话,等于说,他已经失败了。



洛尘看起来难为情的苦笑了一下。

这些正等于洛尘的所思所想,自己的推算并不是无风起浪。

若璃走到一个店铺的老板那里,跟老板嬉笑着,细细的寒暄着。看样子看中了那件长披风黑色的风衣,细腻的蚕丝裹在外面羊皮的内侧,外面则是用上等的【灵兽】做的外皮。



【灵兽】便是黑暗森林中的一种中上等的幻兽,开始的用途便是制作稀有的幻器,因为它的皮肤有让武器依旧锋利不会磨损的作用,然而后来就有很多很多的用处了,大多数就是用于皮革制作和幻袍的制作,大多数人不会将它收入囊中变成自己的灵兽,虽说幻魂能子数量高,但是用于攻击并不是很突出,所以,它们除了主要的商人捕捉需要它的皮以外,几乎就没有伤亡的途径了,就因为这几点,【灵兽】的繁衍非常的多,所以不用害怕会消失。



在刹那间,地上的幻魂波动异常迅速,从地面上以光速般的飞奔,直接向若璃脚下猛地激射而起,无数的冰柱如同钢铁般若上若下,像是海底飞奔如剑的剑鱼般穿梭,格外的狂暴,以一种处于死地的速度在无数的拔起。



人群中的那双眼睛异常的闪动了一下,然后视线瞬间随着旋转的肉体旋转了下去。



洛尘浑身隐隐浮出如江河般的脉路,布满了整个身体,在第三根冰柱拔起的时候,洛尘的手掌瞬间反过来,只见冰柱瞬间粉碎,从里向外瓦解掉。



人群中的那双眼睛异常的闪动了一下,然后视线瞬间随着旋转的肉体旋转了下去。





一种如同幻影的速度切割着空气,如同亡命般的狂暴把人群中一个穿着棕色战袍的人举起,手下像是有一个巨手般举起,然后瞬间碎成血块,人肉与里面的血肉一起重重的倒在地上。

共 84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本文的第三章,相比起章,第二章,可见作者文笔有不少的提高。刚章中说道若璃的幻兽的具体形态,以及在该幻魂世界中不同的幻兽等……剧情比较吸引人。【虹岩天空】编辑:墨瑾风
1 楼 文友: 2011-12-1 19: 0:42 不错哦,成长的很快,只有十一岁就能写出这样的小说,不错 南空溪90后新生代网络写手
2 楼 文友: 2011-12-19 11:07:0 一声问候送出一丝情意,一个祝福带来一份心愿,一则留言寄托一缕思念。祝朋友新周快乐,天天开心!产褥期可以用的护理垫
小儿中暑
手足麻木中药外敷方
活络油刮痧有什么作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