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湘西信息港 > 健康

灵王朝 第六二二章:强者再临,袁石!

发布时间:2020-01-10 07:26:26

灵王朝 第六二二章:强者再临,袁石!

啊!~痛不欲生的叫喊回荡在会场之中,让得所有看在眼里的观众们也是不止的发怵起来。这种手段实在太残忍了。若是要取得胜利,大可直接杀了他,这么做,无疑是一种虐杀!

“妈的!”庄邪怒吼了一声,欲要冲上平台,却是被一只大手拦了下来。斜眸看去,就见杜拜云朝他正色的摇了摇头,道:“决不能上台,鬼躲在暗处看着呢!”

“呵。”轻呵了一声,庄邪不屑的瞥了一眼天空,无尽的漆黑里,似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他。心底有些忌惮。旋即便是平复下情绪,再次朝平台之上的战势看去。

这一刻,看台上所有的观众都屏住了呼吸,两眼直视平台中央,只见那里,鲜血如喷泉般溅洒着地面,泼墨一块又一块整洁的土地。

满口鲜血的宋瀚,两眼已是翻白,在这短短的瞬息之间,他的上身已是被戳出了数十个大洞。

这一连串的攻势历历在目,看台上那些青蜂团员也是咬着牙,握紧着双拳。但此刻他们都很清楚,即便再愤怒也决不能冲上台去,否则鬼王的威严足以令他们瞬间粉身碎骨。

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模糊,宋瀚的意识也是慢慢消失着,之感失血的寒意席卷全身。下一刻,也是双目合上,咽下了一口气。

兰星子抬起的手还在空中,眼前的宋瀚已然化成了黑沙。他呸了一口唾沫在地,一甩拂尘朝着天际看去,但见似帷幕般的漆黑当中,那张大脸再度浮现而出。瞥了一眼平地之上的宋瀚,朗声道:“场对决,兰星子胜!”

现场一阵寂静,很快便有喧哗起来。所有人都没有把这场比试的结果放在眼里,就好似再看一场街坊邻居的拌嘴斗一般。打从兰星子登场的那一刻,大家的心里都明白,这终究是一场以碾压收尾的比试。

骨瘦如柴的身形在宽大的道袍之下摇摇摆摆的行进了几步,兰星子忽然停下了脚步,朝着身后那滩黑沙看去,淡叹了一声:“哎,若非要离开这里,老头子我又何须杀你呢?”

说罢,他目光再无迟疑,缓缓离开了平台之上。随他走后,天空之上的大脸再度发出的声音,朗声道:“下一场魂斗正式开始,编号为二的斗士们可以上台了。”

“呵呵,我该上场了。等我的好消息吧,庄邪兄弟。”

耳边突然传来杜拜云的声音,让得还滞目于平台上的庄邪顿然回过神来,忽然也是瞧见他手腕上那显眼的“二”字。

深吸了一口气,庄邪望着他徐徐走向高台的背影,心下也是好奇这杜拜云的实力究竟是何等修为。

而正在这时,庄邪的目光跳过了他而向前看去,只见那里立着一个身形矮小却是浑身建肉的寸头男子。

一身洁白无一丝灰尘的战袍与他黝黑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在他强健的臂膀下,则显得袖口略微紧绷了些,但奇怪的是,军袍的袖子虽显短小紧绷,却是能将他的手掌掩盖而住,远看而去,倒像是只有臂而没有手一般。

这个寸头男子长相平平,身材也算是矮于常人,可不知为何,他就是这么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就足以让人感到一股极强的威胁之感。

杜拜云并没有看他的对手,而是低着头,一步步的来到了高台之上。待得他心中情绪已然平复之余,方才抬眼而起。

而就在他抬目的这一刻,他的视线就再没没有离开过眼前这个摸样平平,甚至可以用丑陋来形容的男子身上。

“怎么了么?”望着止步不前的杜拜云,庄邪也是皱起了眉头,暗暗沉吟道。

这时,他的耳边也是在沉寂一段时间后,忽然爆发出阵阵雷鸣般的掌声。

“嗯?!”庄邪一愣,抬头在四面的看台上一扫,竖耳细听之时也是耳闻一两声有关这寸头男子的信息。

“没想到还真是高手云集啊,没想到十层地狱副主的兰星子一走,十一层地狱副主袁石大人就来了!”

“是啊是啊!真是精彩啊!咦~袁石大人的对手,好像是....对!杜拜家族的杜拜云少爷

!”

“呀!真是杜拜云少爷!可惜了,如果是杜拜威少爷来,可就有好戏看了。”

“.......”

议论之声足以滔天,看台上的观众丝毫没有避讳的评论台上的二人,让得现场的气氛再次达到了至高点。

听得这一连串的讯息,庄邪也是默默的吞了一口唾沫,神色有些不安的望着杜拜云略显心虚的背影。

“哎,看来这个结局也好不到哪里去了。”淡叹了一声,庄邪忽然有种想闭目不望,关耳不闻的念头。毕竟这结局只有死亡的战役,多看一秒,也是多受一份阴影。

可就在庄邪头去的那一刻,平台之上的动荡也是正式的展开了。

只听轰然一声巨响,那袁石双掌已然砸向了地面,将坚如刚石的地板瞬间拍碎,在空气中半浮可颗粒清晰的小石,直接朝杜拜云打去。

“呵!来吧,让我瞧瞧十一层副主的厉害!”轻哼了一声,杜拜云脚尖一点,身子竟是了数丈,也是瞬间将那飞沙走石的攻势接连避开。旋即取出别在腰间的细柳长条,犹如钢鞭一般凌空一打。

嗙!的一声巨响在空气中生成而出,这柳条竟像是在抽打空气一般。而他这接连三下极为神速的甩动,也是在半空中划出几道肉眼看见的气刃,势如破竹一般,朝着地面之上的袁石打去。

先前,庄邪数次的猜想这柳枝究竟是何用途,可看的这一幕,方才意外到这柔软的柳枝,竟是可以在他的手掌形成如此强大的威力。

气刃辗转之下,其中飞在前头的气刃已经饶开了袁石,直接在他一旁不足半尺之处,将大地劈裂而开,形成一道极深的沟壑。

冷眸一撇这气刃照成的裂痕,袁石的眼中没有半点的恐惧与不安,身子更是不偏不倚的立在原地。

迎着接下来的两道分毫不差的气刃,他的皮肤忽然精光以上,整个人弓背而起,背心朝上,只听锵锵两声巨响,那两道足以劈裂刚石的气刃,竟是在袁石的背脊上顿然消损。

“什么!”现场突然爆发出一阵惊疑之声,任凭谁都被方才的这一幕骇了一跳。

杜拜云这名不见经传的柳枝气刃的威力可是有目共睹的,可在袁石这没有丝毫的掩饰的抵挡之下,竟是如此荒唐的没有伤及分毫!

“怎么可能?”杜拜云紧皱眉头,双脚平稳落地,眼神之中也尽是不可思议。他深知方才的那一击,哪怕是八层地狱副主唐山也不一定全面挡下,而这个袁石竟是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接下,究竟是自己功力退步,还是这袁石当真实力强悍?

此时此刻,只见那弓背的袁石扭动了下脖子,方才缓缓直起身来,一手伸出,朝着杜拜云招了招,道:“继续。用点劲。”

狠狠的咬了咬牙,杜拜云手中柳枝在空气中又是一甩,这一次的响声比之前还要大,还要刺耳,仿似将空间撕裂开来一般。

带着一声狂吼,杜拜云挥舞着柳枝,直接冲向了袁石。

一步两步三步,杜拜云的身形已是快到了肉眼捕捉不到的地步,而在这种速度下,袁石是根本逃不掉的。

但此时的袁石也是没有丝毫要闪开的意思,但见他双臂一展,神色依旧如此的平淡。

突然之间,他的皮肤又是精光一闪,转瞬即逝,那柳枝劈砍在他的手臂之上竟又是被弹了回去。

啊!~

一声痛吼,杜拜云身形向后倒飞了丈许,脚掌也是在地面上划出几道裂痕,方才正下了身子,抬目朝远处犹如怪物一般的袁石看去。

“这家伙的身体还不是一般的硬。。。。”喘着粗气,杜拜云也是暗暗惊呼道。只是此刻,他双手已然有些麻木,只因为方才承接那反弹之力,竟是耗去了他体内的大半魂力。眼下也是提不起劲。

“怎么了?莫非你没力气么?”袁石淡声说着,他的声音犹如他此时的表情一般,没有丝毫的情绪且显得有些阴沉,让得听得浑身不自在。

咬着牙,杜拜云紧握手中的柳枝,让得有力过猛之余,尖锐的枝叶也是将他的手掌刺破,鲜血徐徐涌淌而出。

伴随一滴滴的鲜血溅洒在柳枝之上,那鲜红的枝条忽然隐现点点的光晕,杜拜云的眼瞳也在这一刻变得猩红无比。

一缕缕黑色的气流从他的体内钻出,漂浮在他的背心之上,仿似一团黑气笼罩而来一般。

“呵呵,有点意思。”袁石轻笑了一声道。以他的感知能力,自然也是能察觉到,空气中那不断生成而出的不安分气息。

“好可怕的魂力。”看台之上也是有着一些观众瞠目结舌道,而后便是陆陆续续的传出了类似的惊叹声。(未完待续。)

黑龙江盛京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咨询电话
宝鸡的牛皮癬医院
甘肃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赣州手术治疗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