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湘西信息港 > 故事

高价救命药的法理困局每次吃药感觉像吃钱中

发布时间:2019-01-29 11:42:01

高价“救命药”的法理困局:每次吃药感觉像吃钱-中新

重大案件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快餐式的阅读后,案件又会不经意间从你脑海消逝。其实,有些案件值得留在你心底,因为其中有生命、有道德、有法治、有警示……每周,《法制》案件版都会推出“案件特稿”栏目,为你解读上周重大案件,体会其中法理情。

上周,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抗癌药代购人”陆勇案。湖南省沅江市人民检察院就此案作出“决定不起诉的释法说理书”,阐明不予起诉体现了司法理性和人文关怀。陆勇案告一段落,然而,白血病患者从海外购买药物遇到的问题,远非一次撤诉所能解决。

今年春节前,陆勇从老家江苏无锡乘飞机前往深圳,参加当地电视台的节目录制。走出舱门的一刻,陆勇慨叹:“自由真好!”这一次,舱门外,没有警察等候。

陆勇,一名慢粒性白血病患者,因帮助同病患者从印度购买抗癌药物,被称为“抗癌药代购人”。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好心的行为让他成为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销售假药罪的犯罪嫌疑人。

治疗白血病,要么进行骨髓移植手术,要么长期服用药物。在等待合适的骨髓源那段时间,陆勇所能做的,就是服用药物——一种来自瑞士的进口药“格列卫”。

尽管陆勇家境尚好,但仍扛不住如流水般的花销。每次吃药的时候,他感觉吞进去的就是钱。每天眼睁睁地看着近千元没了。两年下来,陆勇花了60多万元,把家底都掏空了。

在这个群里,经常有人的头像不再亮起,群里不时传出“某某走了”的消息。虽然每个白血病患者都有生的希望,但很少有人能吃得起救命的“格列卫”。

陆勇曾经收到通知,说北京有一个女孩的骨髓适合他,但是他放弃了骨髓移植。因为,在陆勇身边,曾有一名病友在移植骨髓一年后病情复发,骨髓移植的复发率在三分之一左右。

2004年,陆勇通过朋友在日本买了一盒印度仿制的“格列卫”。服用后,陆勇发现印度“格列卫”的效果与瑞士“格列卫”差不多,关键是服用一个月也只要200多元。

同样的药效,相差百倍的价格,印度“格列卫”成为白血病患者的“救命稻草”。陆勇很快将这一信息分享给了群里的病友。为了帮助病友买药,陆勇从上购买了3张信用卡,其中一张卡给印度公司作收款账户,另外两张因无法激活被他丢弃。

2010年,四川小伙子王朋,在他25岁生日那天被确诊为慢粒白血病。确诊后不到半个月,王朋就通过病友介绍加入了陆勇的病友群,了解到陆勇有门路买到印度仿制药。

2012年6月,王朋私自结束服用瑞士“格列卫”后,开始像其他人一样服用印度“格列卫”。按照陆勇提供的流程,王朋先用英文发邮件,向印度方咨询价格,之后谈好价格、数量后,印度方就会直接邮寄药物到四川。

2013年,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查办一个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将陆勇抓获。2013年11月23日,陆勇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被刑事拘留。

原来,廉价的印度版“格列卫”并没有在中国药监部门注册,按照法律规定,没有注册的药物,就是“假药”。根据刑法修正案(八)的规定,只要有主观故意生产、销售假药的行为,即构成犯罪。

一名药物研究人员说,国外专利药在其专利期内定制高价是国际通行的做法。因此,国内癌症患者或白血病患者在购买进口药物时,往往面临高昂的价格。此时,不少患者将求生的渴望寄托在从国外代购抗癌药物。

2012年年初,王某以自己和妹妹的名义,在淘宝上注册了两家店,主要提供药品、化妆品等商品代购。江苏省南通市海安县的杨某发现这一门道后,也注册了一家店,加入到王某的代购行列。

2013年6月,警方发现,杨某店中出售的日本药品未获得我国药监部门核发的进口药品注册批文,便传唤杨某了解情况。之后,王某也被牵了出来。

2014年10月28日,海安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王某等人销售假药案,王某、杨某等人分别被判处6个月至1年有期徒刑,均适用缓刑,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至3.5万元。

“说理书”的观点是,陆勇的行为是买方行为,并且是白血病患者群体购买药品整体行为中的组成行为,寻求的是印度赛诺公司抗癌药品的使用价值。陆勇有违反国家药品管理法的行为,如违反了药品管理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有关个人自用进口的药品,应按照国家规定办理进口手续的规定等,但陆勇的行为因不是销售行为而不构成销售假药罪。

“陆勇的行为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触及到了国家对药品的管理秩序和对信用卡的管理秩序,但其行为对这些方面的实际危害程度,相对于白血病群体的生命权和健康权来讲,是难以相提并论的。如果不顾及后者而片面地将陆勇在主观上、客观上都惠及白血病患者的行为认定为犯罪,显然有悖于司法为民的价值观。”

“从保障人权出发转变刑事司法理念,就是要重视刑事法治、慎用刑事手段、规范刑事司法权运行。既要强调刑罚谦抑原则,真正把刑法作为调整社会关系的手段、不得已才运用的手段;又要严格规范执法,坚持程序与实体并重,严守法定程序,准确适用实体法律,坚持理性、平和、文明执法。”“说理书”认为,此案中的问题,完全可通过行政的方法来处理,如果不顾白血病患者群体的生命权和健康权,对陆勇的上述行为运用刑法来评价并轻易动用刑事手段,是不符合转变刑事司法理念要求的。

如今,陆勇被不予起诉,这些白血病患者的另一“心病”没有了,但他们仍然面临困境:一方面,未在我国药监部门注册的药,被视为“假药”,法律对正规药品的生产和销售要加以保护;另一方面,迫于经济压力,他们购买廉价仿制药品是更好的选择。

印度之所以放开专利药的仿制,是因为对瑞士“格列卫”实行了专利强制许可。而我国法律对专利强制许可有着严格规定,即只有涉及到“威胁到公共健康、公共利益和国家出现紧急状态或者非常情况”等核心因素时才能实施。

有业内人士认为,“强制专利许可”漫天飞是一种不尊重知识产权的行为,虽然短期有利于降低专利药价格,但从长期而言却是打击了创新。因此,我国一直恪守对专利的尊重。

让陆勇差点陷入官司的瑞士“格列卫”,本身就负载两项专利,其中治疗白血病适应症的专利在2013年已经到期,而治疗胃肠间质瘤的专利则延续到2021年。

也就是说,目前,我国的制药企业只要具备实力,就可以仿制瑞士“格列卫”用于治疗白血病,药盒的适应症上可以注明治疗白血病,但不能写治疗胃肠间质瘤,因为用于治疗胃肠间质瘤的专利期在2021年才到期。

实际上,国内已有制药企业在仿制瑞士“格列卫”用于治疗白血病,名为“格尼可”。受成本、专利保护等因素的影响,国内仿制药一盒药价在3000元左右。这一价格依然高于印度仿制药。

有研究人员分析,某种药物能否纳入当地的医保目录,与当地政府有很大关系:一是要考虑当地医保资金能力,二是要考虑疾病在当地的发病率。2012年,卫生部官员就表示,我国将进一步探索建立大病保障机制,也就是在基本医保基础上解决居民的大病需求负担。我国全民医保的基本框架已经逐步建立了,各地方的实施还有一个过程。

2月11日,陆勇在上海接受崔永元的节目访谈时,请崔永元在“两会”上呼吁,尽快让抗癌高价药纳入各省医保。陆勇说,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崔永元答应他,会积极努力。

而在抗癌药纳入各省医保之前,陆勇面对从各种渠道发来的求助信时,只能告诉病友从海外购药的渠道和方法,他不能再帮人买药。(本报余飞阮占江)

手机电玩城打鱼捕鱼
格宾网箱
推广网站
廊坊光伏接地线批发厂家
廊坊憎水岩棉板厂家公司
济宁市喷漆房厂家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