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湘西信息港 > 旅游

帝玄天 千九百九十八章 情非得已

发布时间:2020-01-16 22:30:28

帝玄天 千九百九十八章 情非得已

吼吼。

七八道瘦削怪异的身影,如利箭般从沙尘中蹿出,直取黎晨三人。

凌厉的劲风,呼啸而至的混乱法则之力,给人一种极为压抑的感觉,诡谲异常。

“它们只能近身攻击,小心了。”

黎晨沉喝一声,并未主动出击,但双手一摆,龙虎镇荒光影在体表尺许高的位置吞吐不休,发出阵阵龙吟虎啸。

昂吼。

莫苍蓝娇小的身影微微一矮,玉手一错,龙爪气劲连闪,威严龙吟咆哮震天。

铮铮。

段云执剑而立,如云如风,飘渺不定,一身白衣儒袍猎猎作响,洒然中带着不同寻常的肃杀。

三大半圣绽放的气息冲天而起,硬生生将周遭方圆千丈内的哀嚎之风气流吹开,露出坚硬的戈壁岩石地面。

而同时,也看清了那八具死魂傀的真身,个个如干尸般瘆人无比,而且散发的气息,竟然都不弱。

“那头高级半圣死魂傀,交给我。”

黎晨面色凝重无比,身形一闪的就要冲出去。

“凭什么。”

岂料,在他身形刚动的刹那,莫苍蓝便娇斥一声蹿了出去,龙形气劲绽放,威严龙吟声中,化作一头真龙光影,硬生生将那具死魂傀拦了下來。

“小心点。”

黎晨叹了口气,身形不变,冲出的同时,一记狂涛无俦轰向左侧扑來的中级半圣死魂傀。

轰。

这具死魂傀速度虽然不慢,但面对黎晨全力一击,明显还不够看,瞬间便被轰飞。

只不过,因常年受哀嚎之风的吹袭,身体极为坚硬,竟是沒受多少伤势,转瞬便再次飞扑而來。

“哼。”

黎晨冷哼一声,展开雷行八荒,化作无数残影,将三具中级半圣死魂傀拦在当场。

“风云无量。”

段云不甘示弱,手中宝剑虚晃间,如云如雾的剑影呼啸而出,瞬间将剩余的四具初级半圣死魂傀入剑圈之内。

虽然进阶中级半圣沒多少年,但段云天赋不凡,自身剑法更是出众,在他看來,对付初级半圣死魂傀自然是游刃有余。

叮叮当当。

可惜的是,当剑雾击打在死魂傀身上时,竟然爆出阵阵刺耳的金铁交鸣,火星四溅中,竟是仅有无数划痕,不见多少伤势。

“可恶,这些怪物不是人所化的吗,怎么这么硬。”

段云惊愣之余,差点就被抓中,慌忙中挥剑后撤。

“小心点,不要被击中,否则”

黎晨高声提醒,却被越战越勇,仗着防御极强的死魂傀迫的连连爆退。

好在,他的伤势已经好了一部分,虽然左臂依旧不太灵活,但有吞天铠的防护,却是三人中安全系数的,只要躲开左肩破损的薄弱处便可。

昂吼。

不远处,莫苍蓝与那具高级半圣死魂傀激战,好似天崩地裂一般,打的天昏地暗,飞沙走石。

身为炼体强者,莫苍蓝的防御同样极强,配合一件防御铠甲,加上苍龙拳的霸道,简直就是人形怪兽。

哪怕那死魂傀同样钢筋铁骨,实力甚至比莫苍蓝强出一筹,也占不到一点上风。

“莫大姐,小心点,不要让死魂傀攻击到你本体。”

黎晨再次提醒莫苍蓝。

死魂傀虽然只能近身攻击,但它们身上透出的力量,都带有混乱法则,极难消除,对战力的影响极大。

“顾好你自己吧。”

莫苍蓝越打越兴起,自突破高级半圣以來,哪怕是在与魔军一战中,也沒有这么痛快过。

当然,她并非是针对黎晨,而是知道他伤势未愈,否则的话,也不会主动拦下这具高级半圣傀儡了。

“麻烦了。”

黎晨一边与三具中级半圣死魂傀激战,一边想着办法。

若非他左臂伤势未愈,无法全力出手,区区中级半圣根本不够他几掌拍的,哪怕死魂傀的力量超乎寻常,堪称同阶强。

但此时,他却不能动用全力,因为当年那一斧,已经伤到了心脉。

经脉的伤势,本就难以痊愈,这些年多亏了不计代价的使用万年灵乳洗练伤口,才恢复了一半左右。

心脉乃是肉身重中之重,稍有差池,炼体修为都可能有倒退的危险。

可这般纠缠下去,三人在外面逗留的时间越长,引來的死魂傀便可能越多。

而血龙,在这种情形下,就如暗夜中的明灯一般扎眼,除非能够速战速决。

“莫大姐,能不能暂时困住它。”

就在黎晨一筹莫展之时,神魂接到了血龙传來的信息,原來洞内的战斗已经解决,当即高喝道。

“哼。”

莫苍蓝目中精芒爆闪,猛的冲天而起,犹如飞龙升天。

吼。

死魂傀不会放过任何生机,尤其是莫苍蓝这等生机强大的炼体半圣,当即爆吼着冲了上去。

“苍龙锁天。”

岂料,凌空而起的莫苍蓝娇斥一声,悍然转身,凌空扑落。

昂吼。

苍龙怒啸间,青金色光影,宛若真龙般将紧追而來的死魂傀裹入其中,犹如一头巨龙,即将进食一般。

“快点,我只能撑住三息。”

莫苍蓝艰难喝道。

吼。

话音未落,一道血光冲天而起,百丈血龙横亘虚空,瞬间便将莫苍蓝所化苍龙的龙威比了下去。

血盆大口张到,猛的一口便即咬了下去。

“你”

莫苍蓝惊呼一声,剩下的话,连带着被困住的死魂傀一同,被血龙生生吞了下去。

吼。

扎眼的工夫,血龙再次张嘴,吐出一道青金色流光,转而化作血色雷霆,扎眼便沒入黎晨腰间的灵兽袋内。

它身上的血能着实太过惊人,尤其是全力出手之时,哪怕在外面多呆片刻,对众人也是极大的威胁。

“你再敢让那条泥鳅吃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莫苍蓝愤愤的擦拭着脸上满是腥臭的口水道。

虽然知道黎晨是为了大家好,但这选择的方式也太令人无法接受了,尤其血龙嘴里的味道,着实让一向爱干净的莫苍蓝受不了。

“莫大姐,我也是情非得已啊。”

黎晨哭笑不得,若有别的方法,他还真不愿意用这种必然会引起莫苍蓝不满的方法。

这女人发起疯來的彪悍,至今可是记忆犹新。

“大哥大姐,就别在那儿打情骂俏了,小弟快撑不住了。”

岂料,段云在远处,火上浇油般的暧昧调侃道。

南方医院泰成逸园分院挂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专家
北海男科医院哪家好
淮安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上饶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