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北京等城市提高停车收费及罚款标准治理交通

2018-11-05 09:37:07

北京等城市提高停车收费及罚款标准治理交通拥堵

近年来,针对日趋严重的交通拥堵问题,北京、深圳等城市出台了提高停车收费及罚款标准的措施。   今年2月1日,南京实施停车新政,中心区域计费周期缩短为15分钟,并大幅提高收费标准,提高违章罚款金额。   这种“双高”做法效果如何?是不是只能通过高收费、高罚款才能治堵?新华社“新华视点”对此进行了追踪采访。   增加停车收费,一改用车习惯   南京停车新政主要内容包括,中心城区收费标准大幅度提高,一二类高收费区域进一步扩大,以及白天收费高、夜间收费低等。   据物价部门测算,以市中心的“沈举人巷”路边停车点为例,过去每半小时2.5元,2小时就是10元钱。如今每15分钟3元,除去前15分钟免费外,2小时要19.5元。白天停12小时,需要139.5元。   南京市城管局副局长靳楠说,提高停车费是为了控制主城区车辆,引导车辆向道路外和非中心区域分流,鼓励郊区车主在换乘场改乘地铁或公交,缓解中心区域矛盾。停车新政实施后,一类地区的拥堵明显减少,二三类地区夜间停车明显增加。   地处繁华商业区的停车收费员胡桂华告诉,以前停一小时5元,现在增加到了12元,时间越长收费越高。“停车费提高后,许多人喊贵,一些开车来市中心的人办完事马上就走,长时间占用车位的少了。”   人们的用车习惯开始发生变化。市民王女士表示,她开车上班2年了,近改坐地铁。“停车费每月涨了50元,一年多出600元,不划算。等天气暖和了,还打算买辆电动车上班。”   南京市交通规划设计院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涛表示,从国际经验看,没有一个大城市能通过道路建设来满足小汽车无限制使用。因此有必要采用行政的、技术的、经济的手段来调节用车需求。   这位董事长说,目前通行的做法是采用差别化的经济调控手段来改变人们的用车习惯,引导车辆少往中心区开。“高额停车费是不得已的,但的确有效,也有利于公共利益。”   提高违章罚款,并非多多益善   据了解,深圳市已将闯红灯罚款提高到500元、违停罚款提高到300元,北京、上海的违停罚款也动辄一二百元。南京为了配合停车新政,正计划提高乱停车罚款标准,从100元提高到200元。   据南京市公安交管局统计,2011年,全市共查处违停193万余起,其中现场处罚7.6万余起,非现场处罚185万余起,清拖违停机动车4.8万余辆次。   高额罚款是否灵验?在市中区一些街道发现,违停车辆在路边排得满满的。在湖北路南段,从道路南端的禁停标志到北端的禁停标志之间,不长距离违停了几十辆汽车,行人被挤到了快车道上。而在湖北路和云南北路的交叉路口,两个停车场的车位闲着大半。   南京市鼓楼区城管执法大队大队长赵健表示,鼓楼区有30多万辆车,交警只有100多名,忙不过来。一些没装“电子眼”的街道,违停被抓的几率比较低。   一名长三角城市的交警对说,公安部在全国统一实施“罚”“交”分离,罚款不经过交警之手,从银行专户直接进市财政。由于各大城市安装了高科技监控设备,使得闯红灯、违停等各类罚款金额猛增。   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贾政和律师认为,提高罚款金额,并不是治理交通违章的办法。交通法规中有“对于情节轻微的,指出违法原因,给予口头警告后放行”的条款,可是现在违章不罚款的很少见,给人感觉是为罚款而罚款。此外,如果大幅提高违章罚款额度,应该召开市民听证会,不能说提多少就提多少。   “我开车才1年多,前几天上一查,发现竟有9次违反信号灯指示,罚款1700元。可我绝没有闯过9次红灯,不知道具体怎么违法的。还有我违停被罚过两次,因为确实找不到车位,这种高额罚款,让人承受不起。”一名新车主抱怨说。   汽车数量猛增,优先公共交通   一些业内人士表示,不断提高停车收费和违章罚款的标准,不仅加大了百姓用车的成本,也不能够根治城市拥堵问题,甚至在维持交通运转方面越来越困难,因为来势迅猛的“家庭购车潮”,正在加紧争夺并不宽裕的城市公共资源。   统计显示,过去十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平均增长率达25%左右,汽车工业总产值增长了10倍。许多省会城市汽车保有量早已突破百万辆,停车位缺口多达几十万个,这意味着数十万辆汽车不得不违章停放。   上海市浦东潍坊街道工委书记李国弟说,很多居民区“借地”无门,只能“借天”,搞一些立体车库,但又缺乏市场机制吸引投资,停车难缺乏更好的解决方案。   “现在开车的乐趣只能在郊区体会到。”南京市民郭先生说,我们的城市正经历成长的烦恼。比如城西干道高架桥花了10亿元建设,计划使用50年,近来开始拆桥建隧,以扩大机动车通行量。五六年前,这一干道还是一条通畅的道路,可时间不长,就变得拥堵不堪。   东南大学交通学院教授过秀认为,解决城市交通问题,需要从政策、法规、财政、规划和管理等方面来体现公交优先,用公共交通的发展来引导城市的开发,让公共交通与城建紧密结合。在人流密集区,应该成为公共交通的走廊。   “根治交通拥堵,有必要增加城市交通公共设施的密度。”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认为,我国城市公共交通能力较弱。在高峰期,车流涌进涌出主城区,交通“堵点”也越来越多。因此,必须优先发展公共交通,特别是在大城市建立方便出行的公交络。 (“新华视点” 邓华宁 凌军辉 陆文军)

银浆回收
非洲菠萝格
三角防护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