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湘西信息港 > 体育

神目风 第七十六章 黑影

发布时间:2019-09-25 16:53:17

神目风 第七十六章 黑影

飞了一会儿,离边境不足两里地,一个术士小队等待着白安的到来。

“术王大人。”

之前侦察术士来报,此地有一名敌国侦察术尉活动,白安直接派出了术士修炼营战力强的甲大队中的第四小队前来。

对付这么一个术尉,就算是战力较次的列数乙大队的第十一至二十小队也足矣完成任务,白安的命令实在让人不解。但术王自有他的道理,轮不到一个小队来过问。

“嗯,人交给我,你们继续巡逻吧。”

“是。”六人应声退去,留下一个五花大绑的敌国术尉。

“呵,术王啊…老子的面子可真大啊…”那人身着黑袍,面具已被卸下,看得出来那人不过十六岁上下罢了。若是今天没被抓住,那么几个月后,就会成为沐风等人在龙武国大比场上的敌人。

“呵呵,别说我欺负你,杀了我身后的人,我自放你离去。”

白安也不多废话,风之翼出现在背后,掀起一阵大风之后,架风离去。临走之前大手一挥,就切断了束缚那人的绳索。

那人也不是白痴

神目风  第七十六章 黑影

,不少国家都以战俘来训练己国术士,这种生死之战对培养新生术士不过。

拍了拍衣袍,那人站了起来,“呵呵,小子,术王对你挺有信心的啊。”

“玩这么大…”沐风抽出袖中的短刀,术尉他不是没杀过,心里压力并不是很大,这也是他很头疼的地方。

连生死之战都难以给他带来危机,他还能如何去刺激自己的潜力。

“罢了,待危机来临之时,才是我发挥的时候。”

“临死之前,记住,我叫琳琅坤。”

“琳琅坤?”白安远在两里之外的城墙之上,但却留下了一只凝形小毛虫监视着这里。

听到这个名字,着实让白安惊讶了一下。

琳琅国掌权的乃是一个修炼家族,姓氏便是琳琅。

整个琳琅国几乎一半的实力,便是由这个家族撑起来的。

“呵呵,既然你们对自己族人都那么残酷,那也不怪我了…”白安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弧度。

对于琳琅家族训练族人的方式,他一直就很欣赏。也没少用在培养自己的亲信身上。

虽然他们很强大,但家族子弟能存活到二十岁的人不足四分之一,早早都被投放在战场上,让厮杀成为他们修炼的方式。

他们一直就讲究强者生存的法则,这也是他们一直能够维持强横家族实力的原因之一。

“沐风。”沐风礼尚往来,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就摆出架势,直奔敌手。

“火拳。”

“哟,终于术卒后期了吗?”白安眉头挑了一下,为了等沐风达到术卒后期,好给他元晶修炼,等得他心里直痒痒。

“奔雷掌。”

两个人很快就战在了一起,一人双拳闪烁红光,一人大掌呼啸着雷霆之音。

“雷元?”

沐风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雷元术士还是他次见到。

杨铸根本连雷源都还没有开始凝练。

轰轰轰…雷火相交,平地炸响惊雷。

沐风的火劲源源不断地入侵对手,但自己的双手也已经被雷元电得麻痹异常。

而且琳琅坤毕竟是个术尉初期的术士,术元比起沐风强横了十倍。

那琳琅坤生性谨慎,战斗的时候都要先试探一番,并没有一开始就想要压制沐风,才让他能够周旋这么许久。

“对了…风克雷…”

沐风冥神诀才刚用完不久就被带了过来,不然他倒是很想验证一下冥神诀的威力。

突然想起了五行八卦相生相克,沐风的火元暴涌而出,一拳击退琳琅坤,自己顺势后退,而后运起了风元。

“风吗?哈哈哈哈…”琳琅坤不屑地笑了起来,右掌电光褪去,没有结印便凝聚出了一柄六七寸长的风刃。

“风刃壁…乱流神通…”

沐风一次施放出了两个神通,风刃壁护体,乱流进攻。

“纳命来。”

琳琅坤左臂横在胸前,雷霆涌出凝结成了盾牌,右手高举,一个纵跃,对着沐风当头劈了下来。

沐风同样以左手的风刃壁护胸,右手的乱流对着琳琅坤砸了出去。

乱流离开沐风的手之后,他就无法掌控神通的轨迹了,所以必须靠的很近才敢砸出去。

但有时候,这种无法掌控,反而能够让对手预判失误。

“术元离体?”琳琅坤同样被惊了一跳,混乱之地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谁能够打破术尉才能术元离体的定律。

琳琅坤左手雷盾对着沐风的风刃壁猛地一砸,身体借力后翻。

右手的风刃横档,将沐风的乱流神通击飞。

轰…

沐风左手鲜血淋漓,虽说风克雷,但这只不过是术元修为相当的时候才能有的论调。

乱流神通在琳琅坤上方爆开,吹得两人发丝和衣角飘起。

“呵呵,小子…你确实让我吃惊了啊…看来不杀你,我以后掌国都不能安心。”

琳琅坤不过是琳琅家族一个旁系子弟,但却遗传了家族好战,野心大等优点。

混乱之地不乏一些天骄崛起,篡权夺位的历史。

在这个乱世,缺乏的只是胆量与资源,而不缺天才。

【左臂完全没办法动弹了…】沐风完全沉浸入战斗之中,一心只想要取胜。

左臂抽搐震颤,其内还着不少雷元四处乱窜,将沐风的术元搅得一团乱。

虽然在沐风的神目下,琳琅坤的不少破绽都被捕捉到,但每当沐风的攻击到达,琳琅坤早已调整了自己的术元。

破绽也就自然消失,说到底还是修为落差太大的问题。

“哼。”

琳琅坤见沐风没有说话,怒哼一声,风刃脱手而出,自半空盘旋激射而出。

雷元入体,沐风体内的黑气本能地开始排斥阳刚的气息,不断在沐风胸腔内涌动。

这也是风迁流头疼的地方,黑气弥漫在沐风体内,但却没有对沐风造成伤害,也无法祛除。

只会在生死危机或是沐风情绪激动的时候激荡起来,侵蚀沐风的理智,抢夺他身体的控制权。

“啊...吼…”

那似是远古凶兽的怒吼,伴随着沐风的怒喊声,从时光长河的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

琳琅坤意识都被冲击得模糊了起来,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离体的风刃也因失去控制消散在了风中。

“你是谁?”

枯树下,沐风紧闭双目,沉浸入自己的识海之中,身周一层透明的zǐ色物质将整个人包裹了起来。琳琅坤惊疑不定,看着沐风如同一只zǐ色妖兽,不知该不该攻击。

“神目家的小子……”

沐风惊奇地发现自己意识虽然有一些昏沉,但比起之前,明显更加清醒了。识海内一个巨大的黑影降临在渺小的沐风上方,那种悬殊的对比,让沐风感觉无力适从。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看来神目瞳对你设下了封印啊……那我只能对不起他了…”震耳欲聋的声音回荡在沐风的脑海中,他的双眼开始留下两行zǐ血。

“神目瞳?我的父亲?”沐风立刻追问道,好不容易有个活物知道自己的来历,他顿时就激动了起来。

沧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沧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沧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沧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沧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