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湘西信息港 > 时尚

杨柳女土匪杜秋儿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49:12

晚秋,辽南山区一个依山傍水的庄子德兴。四周田园庄稼收割完毕,只有一大洼稻子还在伫立着,金黄的麦浪,在劲风下舞蹈着美丽的枝蔓,江山如诗如画,一群南归的雁,仓啷啷撩起天地间无限的凄凉。   一家深宅大院,靠东边住着老爷张发财,和原配马莲花。厢房是挨着的春天刚粉饰一新,住进了二太太文雅娟还有她的随身丫鬟秋雪。西边那栋房子,小门脸,却廊檐精雕细镂着许多虫鸟怪兽的图案。格子窗披覆着一顶粉色的纱布 ,一弯朗月尚未升至杨柳梢处,便有悠扬的琴音,滴滴答答哀哀怨怨温温婉婉的慢慢涌来。那十几只灯笼在才拉起的夜幕下,闪着鬼魅的光。   琴声时而如涓涓溪流 ,时而愁肠百转。听的人别有一番滋味在胸口。更夫在院子里走了两圈,咚咚咚敲了几下铜锣,这是米粮店老爷张发财的安排,入夜时,必须打一遍铜锣,催促没有回来的家眷早些归来歇息。九点正式熄灯。张府上上下下都老爷的话言听计从,不敢违拗。张发财的米粮店在辽南都享有盛名。就连当地的治安人员社会上的绅士都敬他几分。  只是,张发财聚敛了钱财,一口气讨了三个姨太太。吃陈土豆喝菠菜汤的二月末,在门口两旁,就贴了烫金的对联。二太太坐着一台花轿,被一队唢呐披红挂绿吹吹打打从小李铺子娶回门,张发财在她身上就像多少年没碰女人的恶鬼,一天到晚,没有遍数的耕耘这片新蹭蹭的土地,可怜见文雅娟一个教书匠的黄花闺女,十八岁从未和男人握过手,那次,父亲文多星遭了劫,被一伙土匪,安东来的土匪,在他家里打劫,将所有的值钱物洗劫一空,文多星庆幸的是,土匪没有找到女儿文雅娟。那日文雅娟肚子疼,下人小红陪她去瞧大夫了,不然,在劫难逃。土匪打瘸了文多星的一条左腿,将劫来的财物驮在马背上扬长而去,刚好,张发财和管家蔡元金赶着马车去小李铺子收租,张发财拥有土地千顷,租给佃户,秋后,他们坐着收租。也是无巧不成书,就远远的看到土匪们的马帮呼呼啦啦的满载而归。张发财叹了口气,“不知谁家遭殃了。”   蔡元金说:“必定是大户人家,穷乏之人,他们又能抢得什么?”   路过文多星宅子门口,就听得文多星在地上鬼哭狼嚎的叫唤,这可不是一介书生的所为。停下马,张发财虽然是这一带的地主,心肠不坏,喜欢杀富济贫,今儿遇上就动了恻隐之心。下了马车,让蔡元金勒住马头,进了文多星的院子,文多星见有人来,从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尘土,“二位是哪里的?为何到访?”   对方警觉得问 。似乎还在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故事中。张发财自我介绍了一番,“我是德兴庄的,我叫张发财,今儿路过此地,忽听的仁兄这般撕心裂肺的哭,因此,进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文多星拧了下鼻涕,“您也看到了,我这宅子里值钱的东西,包括才收割下来的高粱稻子统统被他们抢走了,这群不拉人屎的土匪,不得好死!”   文多星是个教书匠,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粗口,可是,家里十口人一年的粮食一眨眼间不见了踪影,靠他教书又赚的了多少铜板?!   张发财和蔡元金进了屋子,看到满地的狼藉相,说:“文先生,我张发财没有多少文化底蕴,能认识你这才高八斗的人,是我的荣幸,蔡管家,去,拿些铜板给这位先生吧。”   蔡管家没有皱眉头,老爷历来救济穷苦人,他看在眼里,所以,很痛快的从腰间绑着的褡裢里,抓了一大把铜板放在,文多星房子里那张书桌上,文多星感激不尽,当下和女人跪在地上,“谢谢,张老爷的知遇之恩,”张发财赶紧扶起二位,着急收租,匆匆去了。   不想,张发财的善行,救了文多星一家,也让文雅娟深深喜欢上这个男人。十八的年华,在得知家里的一切情况后,文雅娟一直想见见张发财,这个救命恩人。   不日,张发财又去收租。这次是带着几个会拳脚的下人,赶着两台马车去的。进了小李铺子,他们的马车吱吱嘎嘎走在街面,引起了人们的视线,文雅娟和六妈在大街上晾晒刚收割的蓖麻种子,在墙头上,文雅娟摘了一棵狗尾草,用红嘟嘟的小嘴吹着呢。这时,听到六妈说:“快看,雅娟小姐,坐在马车里的那位就是救咱们一家的张老爷呢!”   文雅娟一听是恩人驾到,就扔了手里的狗尾草藏在一棵梧桐树后,张发财睹物思人,望着文先生的宅子,想起上次扔给他们铜板的事儿,由于顺路,就下来。要拜见一下文多星。哪料到,他的一举一动被躲在树后的雅娟看个仔细,英年的张发财,算不上英姿飒爽,可也是一副英气逼人。高个子,四方脸,眼睛不大,但很有精神。嘴角上扬,一看就是不简单的人。文雅娟不免春心动荡,张府在德兴庄也是首屈一指的大户人家,一旦自己与其结缘,日后有了这靠山,还怕土匪抢劫吗?文雅娟有了这个想法,在别人的几次提亲中,都婉言拒绝,,还是六妈说漏了嘴,告诉夫人王梅小姐是看上了张老爷。德兴庄的张老爷。王梅当时打了个激灵,毕竟女儿还没开苞,清白之身却要给他做小老婆?若生了儿子,家产还有份儿,一旦是女子,哪里有财产可继承?   文雅娟见娘不答应,几天的茶饭不尽,整个人憔悴了 。想想也是,无论做原配还是小老婆,只要张老爷待雅娟好,又有何求?可以问及,张老爷的女儿杜秋儿和自己闺女只小两岁,杜秋儿年方十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擅长刺绣。如果嫁过去关系能处理好吗?文雅娟说:“娘,女儿又不是嫁的他家女儿,只要他疼我,谁能阻挡得了?”   这个封建时代,哪有女子主动求婚的?文多星家就是一个,他在女儿的一次次央求下,请了小李铺子的梁二先生出马,这梁二先生会的八卦易经懂天文地理。远近有名,请他看风水宅地择日相亲的人络绎不绝,他家的桌子上,细米白面常有,不是一般人家能比的。文多星在当地是教书先生,深得人们得器重,这样,只要他张张嘴, 梁二先生即使满心不乐意,也得去了。何况文多星又带了礼品,一斤槽子糕,一碟花生米,三尺红布。  张发财也早有娶一房太太的心思,因为原配马莲花一憋气给他生了两闺女,再就不能生了,张家若大的家产怎能没有继承人呢?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张家在他这辈上就一脉单传,他不能让张家的香火断在他手里。马莲花看淡了时间的红尘事儿,终日在她的房间里敲着木鱼子,清晨起来就诵经,根本不用忌讳马莲花怎么想的,所以,一听说是文多星的女儿,又喜闻此女子四书五经略通一二,甚是欢悦。当下,取了一沓铜板赏了 梁二先生。   第二天,张发财骑着高头大马,身后几匹马还跟着,马背上驮着十二样彩礼,锦缎子一样,文房四宝一样,甜点心一样,红绸布一样,当然还有那么一摞铜板。   分宾主坐下后,文多星就喊来了在闺房的女儿,掀开珠帘,一身粉色碎花裙子 ,略施粉黛的女子,国色天香,美得惊艳。这个张发财看呆了,流了口水,被梁二的咳嗽声惊醒。  就这样,文雅娟也羞羞答答应允了元月那日就进张府。这下子,随着八抬大轿吹吹打打进了张府,文雅娟天天夜里,被男人搂着啃着歌舞升平,这屋,原配马莲花视而不见,可女儿杜秋儿看不惯父亲的作法。   一是身体吃不消,父亲又不是十八的年岁。第二,这样沉迷女色,荒了几家铺子,以后还怎么维持生意?饭桌上,杜秋儿将碗摔得当当响,从不在意大她两岁的小后娘如何想的。只管我行我素的吃。  小后娘看不得杜秋儿的脸子,扔下碗筷回了房间,独自在那里抹泪,也是,自己个才多大的年纪就给杜秋儿做后妈?人家好好的一家,她插进来不伦不类的,说白了只有她是外姓人。这张发财什么都依着她,唯独在杜秋儿身上,张发财只是让她忍着一点,终究杜秋儿是喊她娘的。   文雅娟就委屈,夜黑,张发财吭吭哧哧钻进自己被窝,文雅娟就给他一个光滑的脊背,不许他碰。张发财迷恋着她的身子,哪里肯饶了她。“求求你了,我的姑奶奶,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还不行啊?”   文雅娟一脸的泪水:“你家女儿明摆着欺负我,你怎么不说?”   张发财将嘴巴凑过来:“小祖宗,那是咱的女儿,我总不能打她吧,时间长了,给她一个接受你的过程。别生气了,乖乖,明天我把生意打理一下,带你出门玩几日散散心。”   文雅娟说:“到哪里呢?终归还要面对你家女儿。”   “哎呀,乖乖,实在不行,我就在外面再给你置办一片田地,重盖一栋房子,咱俩住怎么样?”   文雅娟乐了,“嗯嗯,这还差不多。”说着用手环住了张发财的脖子,张发财嬉笑着随手吹灭了蜡烛。   琴声再一次幽幽响起,已经是三更天了,杜秋儿仍无睡意,六妈都起来好几趟了,给杜秋儿热茶倒水,端点心。杜秋儿说:“六妈,你就回屋歇着吧,我这就躺下。”   六妈打着哈欠,右手捂着长大的嘴巴,回了那屋,和衣躺下歇息。   雷声闷闷得响起,先是起风的,风吹得格子窗呼啦啦的响,接着天地间就被闪电狠狠地划开了一道口子,六妈因为陪小姐熬夜了,睡得很沉。杜秋儿刚想站起身关窗,雨点就扑棱棱打在格子窗上,雷雨交加,什么都被这天籁的声音淹没了,杜秋儿刚要熄灯歇着,窗户被重新推开,突然,一个黑影自窗口跳了进来,还没等杜秋儿喊救命,这条黑影就直奔杜秋二来了……轰隆隆又一个炸雷在屋檐上炸响。   暴雨如注,天地间苍茫无限。蜡烛在被洞开的窗口卷进的风,吹得忽明忽暗时,杜秋儿就在此刻才感受到一种逼近死亡的恐怖,如果这个黑影仅仅是劫财害命,那么只有拼死一搏,死无遗憾。可是,对方却将她迅速的裹在软缎薄纱被子里,无论杜秋怎么儿挣扎,整个人就像被掏空的树,没了精髓。杜秋儿想喊,嘴里已经被塞进了一条丝巾。同时,她的双手也被按在他的膝盖处。一张嘴在向她靠近,碎花蓝色旗袍被刷的一声,从上到下撕裂下来,那撕裂的声音在这样的雨夜显得苍白无力。   接着,杜秋儿就觉着身体柔软的部位,被一个硬邦邦的物什顶着,那个人因为紧张气喘吁吁,他的嘴唇在杜秋儿的脖子和两朵蓓蕾间肆意游弋 ,她的乳房在一双大手的揉搓下,她的呼吸也微妙的急促起来,而且,当这个男人进入她的身体里后,杜秋儿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已经由一个黄花闺女变成了女人……所有的暴风雨都来了,世界在顷刻间坍塌。   一阵的眩晕之后,杜秋儿被他重新裹紧软缎纱被里,扛在肩上,冲进了厚重的雨幕中。   早上,六妈照常打来洗脸水,伺候杜秋儿小姐洗漱。“小姐,该起床了。小姐……。”六妈发现小姐的床上哪里还有人影?大开着的窗,以及 地上留下的泥泞告诉她,小姐被人绑架走了。六妈一惊,手里的花瓷盆儿落在地上,立马摔得粉碎,“不好了,老爷,小姐不见了!老爷!”六妈慌里慌张的跑进了正房里,对坐在藤椅上慢条斯理品着热茶的老爷说。   “什么事?一大早的被狼撵了似的 ?”一旁的文雅娟在给老爷按摩肩膀,细声细气得问。  “回禀二太太,老爷,杜秋儿小姐不见了踪影,都是俺昨黑睡得太死,发生了什么事儿,俺一无所知!”   张老爷一口茶喝在嗓子眼,一听六妈说杜秋儿没了,很呛了一下,文雅娟安慰道:“我说老爷,没准儿小姐是出去散心了,她那么鬼精灵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被人抢走了就抢走了呢?”事实上,文雅娟巴不得这个平素和自己作对的丧门星死了呢。   六妈晓得二太太对小姐有成见,不满的嘟噜了句:“话可不能这么说,感情不是你的什么人失踪了,小姐哪里起过这么早出去散步?!说谎也不打瞌睡。”   “咦?老爷,您都听到了吧?往日里我说杜秋儿身边有着一只跟腚的狗,随便什么时候就咬你一口你还不信了,这下可曾看到了?!”  老爷从椅子上站起来:“都少说几句吧,传管家蔡运金!”话音未落,管家已经疾步走了进来。“老爷,找我何事?”   “杜秋儿昨夜失踪了!这非同小可,你看怎么办?”  “啊?竟有这等事儿!昨黑的一场暴风雨,夜里出了什么事儿都不晓得。管家的房子和几个长工紧挨着,雨夜早就歇息了。外面打更得下人,一早看到朱漆大门也都好好的关着的。院子里梧桐树的落叶满地皆是,被雨水粘在那里,有长工猫着腰在打扫。厩里的骡马在悠闲地吃着草料。天空水洗样的蓝,日头耀着刺眼的光芒。   张老爷倒背着手和管家急忙忙来到杜秋儿的房里,如六妈所言,何处还有女儿的芳迹?莫非去了她母亲的房?几个人又去马莲花的房内找,马莲花坐在蒲团上,闭着眼睛,口里念念有词,见来人,只是睁了下眼,也不说话。“杜秋儿昨晚没来吗?”张老爷问。马莲花轻声说:“没来。”便没了下文。对这个女人,张老爷还是有一些愧疚,她无怨无悔跟自己这么多年,二女儿杜娘在县城读女子师范,娘三儿,属杜娘有出息。一个月的只回一次家。和老爷的感情不深,因为娶二太太的事儿,杜娘对父亲充满了鄙夷和蔑视。只拿了银票同姐姐和母亲热络,第二天便走。 共 1227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相关阴茎结核的常见并发症
昆明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羊羔疯发作怎么治疗比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