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湘西信息港 > 网络

从于正抄袭琼瑶说起中国式成名下的零成本事

发布时间:2019-12-05 06:39:37

从于正"抄袭"琼瑶说起:中国式成名下的零成本事业

互联时代,对中国一些以抄袭为创作根基的所谓作家、编剧而言,真是一个妙不可言的蜜月期。传统纸媒时期,抄袭者读到一篇文章,还要逐字抄写一遍,互联时期,抄袭者只要会复制粘贴,变换一下作者名称,便能将一篇文章快速的据为己有。这对痴迷于偷窃的文贼而言,简直是一种零成本高效益的宏伟事业。众所周知,我们时代着名的八零后作家郭敬明、安意如便以抄袭起家

,他们高戴着灼灼生辉的我剽窃,我光荣桂冠,四处招摇,大量敛财。正是这些名人们的光辉榜样,使得酷爱名利的抄袭英雄们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近日被琼瑶奶奶控诉的着名编剧于正,更是大彻大悟了无耻要乘早这一中国式出名禅宗,从而在成名之路上一路狂奔的知行合一的三好僧。

无耻要乘早:厚黑意识形态的盛行

小资鼻祖张爱玲言:出名要乘早,这句话警世名言一般刺痛了一大帮中国文人的神经。文人们都忙着出名,而且要早点出名。出名晚了,世俗的种种好处便无法得到。于是便出现了种种独有的中国式文化景观,诸如有权的父母通过各种官方机制将自己的子女塑形为少年天才(甚至不惜代写),有媒体资源可利用的人则通过媒体渠道将他们的亲朋好友打造为文学奇才或大师,既无权又无媒体资源的络爬虫则通过四处抄袭他人作品的精华来达到功成名就的奇崛野心。

喜欢名声,渴求荣耀,是人性正常的一部分。但为了名声不择手段,则是一个时代道德沦丧的表征。常常在微博上见人们痛斥三聚氰胺奶粉与地沟油,却不多见文人群体对自身的反思。那些利用自身资源打造亲朋好友为大师或天才者,可曾铭心自问,他们打造的天才是否名副其实?是否有人将文学地沟油包装成大师易拉罐,强行推广给民众?

抄袭无非是中国式成名术众多厚黑法则下的伎俩之一。目前的中国,完全被一种无耻要乘早的厚黑意识形态所挟持。无论政界、商界,还是文化界,厚黑的分子无处不在、无处不往。这是一场厚黑的奥林匹克比赛,谁厚黑,谁就能在社会领域中瓜分到更大更多的蛋糕。

自2013年起,雾霾遮蔽了上天赐予的日常景观:蓝天与白云,成为中国各大城市急待解决的环保问题。在我看来,雾霾不仅仅是一种环境污染,而是一种社会现状的隐喻。隐藏在中国社会各阶层各领域的厚黑意识形态,终以雾霾为显学,赤裸裸的展现在我们的眼前。雾霾,不但是我们社会的生存镜像,还是我们社会的心灵显象。雾霾说:看呐,这就是我们的当前社会!

低素质受众:粉丝们的平庸之恶

在欧美,一旦一位作家、编剧被告知抄袭他人作品,粉丝会是个拒绝观看他作品的人。抄袭是一种罪,一种毫无原创力低能儿才有的罪

。粉丝们会以自己居然阅读这样的人的作品为耻,从而拒绝观看购买他的作品,使得抄袭者彻底丧失市场与经济来源。但在中国,每每偶像爆出抄袭事件后,粉丝们却是宽容、忠实、坚定的拥护者与捍卫者。

粉丝们不会去指责他们偶像所犯的致命错误,却群集着咒骂受害人。我们常常能在络上看到这种令人哭笑不得颠倒是非的言论:抄袭你是看得起你!不抄你,你都没人知道呢!

这种粉丝,显然是文革时期红卫兵小将的传人。他们的身上流淌着红卫兵小将的暴力血液,携带着红卫兵小将的秘传基因。

这些粉丝信仰的是新时代的两个凡是:凡是偶像的作品都是好的,凡是偶像做得都是对的。这是丧失了独立人格的人才会拥有的世界观,他们所犯的罪孽,是哲学家阿伦特所言的平庸的恶。他们只知道匍匐在偶像的脚下顶礼膜拜,却看不到他们所信奉的偶像的行为之恶,换一个时代,他们会是极权霸主希特勒式人物的拥趸。

粉丝的狂热,使得偶像产生了严重的幻觉,觉得自己不但招人喜爱

,还具有强大的引领群众的能力。正如在希特勒与民众之间,上演的是大恶与小恶的互相呼应,是恶的协奏曲,在当前中国,偶像与粉丝之间,这恶的协奏曲亦从未停歇过。巨大的粉丝数目,往往使得偶像具有一种蚁王的霸气感,从而变得持粉行凶,不可一世起来。郭敬明、安意如抄袭后拒不认错,便源于他们能够从盲从粉丝的互动中汲取一股邪恶的自信力。

[1]

昆明检查妇科去哪个医院好
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
同济黄州医院预约挂号
昆明检查妇科一般需要多少钱
兰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