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湘西信息港 > 网络

高端时装屋视觉革命图珠宝首饰资讯

发布时间:2019-09-15 23:06:16

高端时装屋视觉革命 (图)珠宝首饰资讯

平面媒体也许真的大限将近。Nick Knight 一手创办的SHOWstudio 迎来了第十个年头。高端时装屋纷纷选择拍摄短片来诠释新系列。LVMH 终于采取行动,用创意视觉站 取代了。从拨号上时代到Web 2.0,由少数人控制的时尚业正在迎来一个自由民主的未来。

站在白色背景纸前的男模穿着一条Vivienne Westwood及膝褶裙,对着镜头摆出侧身出拳的姿势,逆光拍摄让我们无法看清他的面容和表情。在他对面,Nick Knight 弯着细长的身子不停按下快门。不远处,先前完成的部分图像已经打印出来,Knight 的助理们正用剪刀和透明胶带对其进行筛选及重组。

在这组为《i-D》30 周年特刊拍摄的大片“ShadyCharacters”中,Knight 和造型师好友Simon Foxton 再度携手,两人的想法是用轮廓摄影的方式表现变化多端的今季男装。身着Givenchy 黑西装和Burberry 剪羊毛外套的男孩们五人一组——Foxton 为他们搭配了古怪的饰物,诸如古典褶裥领和硬纸板做的圆锥形派对帽——在Knight 的指挥下上蹿下跳,组合成奇妙的廓型。

这次拍摄的特别之处不止于此。当Knight手持相机的同时,还有另一架摄像机对着他们,通过直播将摄影棚内的工作场景完整地传送在互联上。在7月6 日和7日那两天,成千上万的时尚爱好者在电脑前目睹了Knight 和Foxton 的“光影游戏”,看前者指导助理调整灯光,看后者将一名模特的头发当场剃光,如有任何观后感,便直接发表在Twitter上,不用等到9月杂志上市就能大饱眼福,评头论足。欢迎来到SHOWstudio!这里是Knight 的视觉王国。

从摄影到摄像

2000 年,Knight 抱着促进时尚民主化的决心推出了SHOWstudio 站,他认为摄影师、设计师及其他时尚从业者不该只展示创作的终成品,而应该同样展示创作灵感、创作过程及所使用的技术手段。“我要让大家知道时尚到底有多精彩,我在生活中看到的事物要比杂志所展现的还要有趣得多。”他说。

要理解Knight 数字化时尚开拓者的地位,你必须记得十年前的互联世界是什么样子。那时可没有MySpace,没有Facebook,更没有Twitter。在拨号上的年代,流畅地看完一段两分钟的视频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Knight正是用有限的资源把时尚从杂志的页面上“撕”下来,让它“动”起来。早期SHOWstudio 的不少项目如今已成经典:与Alexander McQueen 合作为Bjork 拍摄音乐录影带;让50 位历史上着名的模特与镜头对峙两分钟;把Victor Rolf 的2003 年春夏发布会拍成黑白默片……

Knight 的合作对象起初都是与他相识多年的伙伴,如Kate Moss、JohnGalliano 和发型师Sam McKnight 等,但是鉴于SHOWstudio 的影响力和浏览量越来越大,越多越多的时尚界精英毛遂自荐参与进来,其中不乏才华横溢的年轻设计师。“SHOWstudio 的魅力在于它表现的是未完成的工作、进行中的工作,这是一种相当英国式的概念。”Gareth Pugh 说。2009 年, 他曾透过SHOWstudio 的直播现场展示制衣巧技,用刀片亲手完成了一条满是镂空的裙子,并邀请名模Raquel Zimmermann 将该连衣裙的制作过程拍成短片,一同放在SHOWstudio 上。

同年10月,Knight 在巴黎时装周上辅助McQueen 完成了他人生中的大作——“柏拉图的亚特兰蒂斯”时装秀,两台机器人摄像头对发布会进行同步转播,配以横跨T 台的巨幅LED显示屏,将时尚摄像拔到了新的高度。数百万人在上观看了这场发布会,每秒钟29000 次的点击率令SHOWstudio不堪重荷,其宣传效力远远大过于在杂志中投放广告。McQueen 生前是多个潮流的,而他引领的这一个潮流或许将是对这个行业影响为深远的一个。

一年后的现在, 拍摄短片已成为时尚界的大势所趋。Dior 带着由David Lynch 在上海执导的《Lady BlueShanghai》与大洋彼岸的远东消费者一亲芳泽;Prada 背景为海滩的《RivieraLove》是对其洛丽塔风格太阳眼镜的诠释;Louis Vuitton 由三大球王主演的《An Encounter with Greatness》在世界杯期间获得了惊人的点击量;KarlLagerfeld 发表于Chanel 定制服发布会期间的作品《Shopping Fever》将矛头直指年轻人,即所谓的Youtube 一代。“我曾为SHOWstudio 工作多年,作为一个长期致力于推广时尚影片的人,我对于影片这一形式为大品牌所接受感到十分欣慰。”《The Gentlewoman》主编Penny Martin 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大牌广告是用RED 相机拍摄的,该款相机的摄像功能比摄影更为突出。”

有趣的是,作为三维时尚鼻祖的Knight 当年踏足摄像的初衷并非为了开创先河,他只是觉得过去的短片不够“Vogue”罢了。以《Vogue》杂志为标杆的摄影美学霸占时尚界长达一个世纪的时间,当音乐和艺术领域与视频相继跨界时,时尚界却固步自封,直到社交络时代到来才奋起直追,所幸为时不晚。“现在,电子媒介让许多图像工作者感到兴奋,比起平面摄影,动态摄像所传达的情感和力量更迅速和直接。”Knight 说,“我尚未发现一轮新的摄影浪潮,但当你观看时尚影片的时候,你所看到的是视觉艺术的全新尝试。”

平媒的转身

不难想见,互联技术的发展对平面媒体的打击即使不是毁灭性的,至少也是颠覆性的——时至今日,你几乎找不到一本没有建立站的杂志。“原有的媒体模式已经过时了,传统的月刊快完蛋了。”《Dazed Confused》和《AnotherMagazine》的出版人Jefferson Hack 日前表示,“数字媒体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你要不去适应它,你就是一头垂死的恐龙。”

当然电子杂志绝非新鲜事物,不过,与过去将实体杂志的内容照搬至上的做法不同,今天的“电子杂志”要求为络度身定制特有的内容和发布形式。以《Another Magazine》为例, 该杂志在今年5 月初次引入络版封面明星的概念,首期嘉宾为法国女演员Charlotte Gainsbourg。而《Dazed Confused》5 月刊Tilda Swinton的封面故事也打破了以往“拍片+ 采访”的惯用伎俩,在常规内容外增加了GlenLuchford 为Swinton 拍摄短片的内容,于Dazed Digital 站首映。“在不景气时代,人们更倾向于欣赏有意义的原创内容。”Hack 说。

都说艰难的环境催生创意,金融危机纵然导致了时尚出版业的全面萧条——知名刊物不是关门歇业便是版面缩水——却也见证了多本欧洲新刊号的诞生。这批逆市推出的新锐独立杂志中包括《The Gentlewoman》、《Twin》、《Glass》、《Test》和《Grey》等, 与其说它们是让人随手塞进手袋里的传统女性期刊,不如说是价格不菲的珍藏图书。“消费者杂志已经无法吸引读者,充满智慧与创意、又具有艺术美感的内容存在着巨大的市场真空。”《Glass》主编Marie-Louise Von Haselberg 说, 该杂志每日更新的站 于去年9月上线。

《Glass》的创刊号在今年2 月的伦敦时装周上反响热烈,几大专题如Penelope Tree 对张曼玉的访问及Steven Caras 拍摄的世界十大芭蕾舞演员令人印象深刻。然而,就算是这样一本自诩为书籍的杂志,光在纸上做文章也是不够的。Von Haselberg 表示,《Glass》的站将以长度在一分钟左右的时尚短片为特色。

络平台日益提升的地位对囊中羞涩的杂志界新手无疑是雪中送炭,因为发布信息的开销相比印刷的高额成本几乎不值一提。如今的大多数独立杂志均采用双管齐下的模式,保持站的高更新率,实体杂志则每年多出版2 期。“我还在想方设法让我的站赚钱,虽然我其实不希望站上出现广告。”《Test》的创始人Jaime Perlman(她的另一重身份是《Vogue》英国版的艺术总监)说。在她站上出现的艺术家作品都是由那些艺术家自己掏钱完成的,而站本身的运营费则由Perlman 本人承担——《Test》没有办公室,因此她就在自家客厅里工作。

“我热爱杂志,但厌倦了在杂志的条条框框里工作。” 男性时尚电子杂志Contributing Editor 主编MatthewEdelstein 说,“我发现络上并没有类似杂志那样吸引我的东西,所以我决定自己做做看。”Contributing Editor 的形式顾名思义,旨在陈列供稿人的作品,自从2008 年9 月成立起,该站已经展示了几十位摄影师和造型师的大片——他们多为Edelstein 的朋友,不求酬劳,但求分享;稿件不允许在其他媒体出版,只为络这一个平台而存在。虽然使用的是博客的按篇发布模式,Edelstein 并不认为Contributing Editor 属于博客范畴,因为它不含编读往来的互动环节,没有评论栏让读者发表意见。“我觉得如果互动得太多,站便会失去部分光彩。我的工作与幻想有关。”他说。

品牌奋起直追

与Contributing Editor 正相反,Burberry 的 正是由于将品牌和消费者之间的互动做到了位而大受赞赏。通过邀请The Sartorialist等街拍摄影师合作,该站以张贴时髦男女身穿风衣——Burberry 的标志——的倩影为主打内容,并鼓励用户主动上传自己的照片。虽然互动营销由来已久,但凭借为自己的明星产品建立民主化的“电子橱窗”,Burberry 一夜之间变成了时尚界的络视觉革命。

对绝大部分的时装品牌而言,尽管他们在伸展台上展现出了非凡的艺术表现力,但一旦当发布平台从秀场来到虚拟世界,他们的想象力和操作水平便大打折扣。究其原因,并不是销售惹的祸——购这一行为本身并无问题,问题在于设计师和品牌高层,那些掌握时尚界未来的人,未能把握住络时代的特性。

举例来说,在一些创新精神的品牌—— 如Prada 和Balenciaga——的站上,你几乎看不到电子视觉技术的进步,既没有介绍创作过程的短片,又没有动画,也没有与这些品牌的现代精神相符的页设计,有的只是发布会的视频和广告图片,Prada 的站还有关于其艺术项目的更新。与此同时,时尚博主用快的速度下载和转发他们获取得到的每一条咨询,把象牙塔搞得乌烟瘴气。面对这种局面,Chanel 于去年8月推出了法文版和英文版的官方时尚杂志Chanel News,并于今年6月29 日推出中文版,以刊登品牌的动态、发布和设计花絮、设计师动态等消息。

面对不断膨胀的信息量和无法控制的民观点,高端品牌有被潮流所赶超的危险,目前看来,短片和Facebook仍是他们的救命稻草。同步直播发布会很有可能将成为普遍现象。有些设计师已经开始实验带有互动环节的虚拟时装秀,例如让观众自行选择走秀的阵容,以及即时预订心仪的产品。RalphLauren 去年就为旗下的Rugby 品牌创建了这样一个站。但McQueen 生前认为,有想法的设计师应该为坐在电脑前面的观众提供一种全新的、与亲临发布会所不同的体验,他们不能只是将走秀复制到络上去,过去50 年来他们一直是这么做的。

确实,科技的发展、时代的变化为时尚界带来了无数难以解答的难题。在这场视觉革命中,如何走在潮流的前列?当进军Twitter 和社交络平台已成定局,如何在开展互动的同时保持品牌形象的高端和独特性?如果三维摄像是解决问题的关键,那么在虚拟时装秀能够实现的当下,还需要动用大量人力物力举办发布会吗?带着这些疑问, 以“时尚界的明天”为题,向包括Hedi Slimane、《纽约时报》时尚评论家Cathy Horyn 和Barneys 时装总监Julie Gilhart在内的人士发问,后者坦言,“我能感受的到一些大品牌的挣扎,他们意识到了变化,但对如何应对仍一筹莫展。”

“情况正在发生好转。”LVMH 时装事业部总裁Pierre-Yves Roussel 透过《纽约时报》说,“我们落后了吗?我不知道。时装品牌都希望严格控制自己的形象,他们也很清楚上的东西总是难以操控。但当巨头们真正开始行动时,变革将加速发展。” 今年2 月,LVMM 集团推出了创意视觉站,形式包括文字、图片和视频,内容涵盖时尚、艺术、美容、影视等方方面面,用以传播品文化,并取代去年关闭的购物站。它的问世表露了LVMH 的雄心,全球的品集团没有在这场革命中坐以待毙。Nowness执行副总裁Kamel Ouadi 接受采访时表示:“创意是一段旅程,我希望我们的尝试能为创意品营销指引一个方向。

什么原因导致腹胀
四个月宝宝怎么止咳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怎么办
宝宝感冒了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