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湘西信息港 > 网络

博鳌论坛亚洲制造打磨亚洲竞争力我的钢铁

发布时间:2019-02-27 18:08:36

博鳌论坛:“亚洲制造”打磨亚洲竞争力!_我的钢铁

如果有一天,亚洲制造实现了核心技术、制度、标准或者说游戏规则上的自主制造,亚洲制造才可以说是名至实归

4月11日至14日在海南博鳌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02年会吸引了众多的亚洲企业家参与。其中包括爱立信(中国)有限公司总裁杨迈;台湾Macronix公司总裁Miin Wu;汽车集团公司总经理竺延风;中国南京熊猫(相关,行情)电子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李安建;中国上海宝钢集团公司董事长徐大铨;利丰发展(中国)有限公司董事张家敏;中国北京实华开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曾强;中国联想控股有限公司总裁、联想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柳传志;软银思科亚洲信息基础投资基金总裁/执行董事总经理阎炎;亚信科技(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丁健;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总裁王建宙;中国络通信有限公司总裁田溯宁;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总经理夏国洪;日本邮船株式会社会长Jiro Nemoto等。

4月9日,台湾DVD联谊会率领10余家台湾DVD及关键部件企业负责人来到上海,谋求两岸厂家共同开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一代DVD产品,以阻止3C、6C联盟等9家国际巨头正在联合研制的蓝光光碟可能被定为下一代光盘刻录的新格式标准。这是内地企业DVD产品因其产品未向3C、6C交纳专利费而被扣欧盟海关之后,两岸DVD企业首次携手,希望采取联合行动抗衡3C、6C等技术巨头。

中国电子音响工业协会(CAIA)副秘书长金正龙说,“台湾企业在DVD关键部件生产和开发上有一定优势,光学头、IC等关键技术达到国际水平,其中部分产品、技术也有自主知识产权;而内地在DVD整机规模生产上有优势,同时有着巨大的内需市场。因而合作开发对双方企业都有好处。”

虽然DVD被扣事件并未引发新的贸易战,但是当前“中国制造”的尴尬:没有核心技术,一样受制于人。

上周,在博鳌亚洲论坛首届年会上,亚洲制造以及知识经济时代的亚洲竞争力成为与会的中外企业家所共同关注的话题:知识经济时代如何打造亚洲的竞争力?亚洲制造所带来的亚洲竞争力究竟何在?虽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所有人都认识到,虽然亚洲制造已经达到一个新的水平,但是组装型的亚洲制造并不具备足够的拿出去炫耀的资本,在国际市场甚至国内市场仍然无法匹敌所谓美国制造、欧洲制造。如果有一天,亚洲制造实现了核心技术、制度、标准或者说游戏规则上的自主制造,亚洲制造才可以说是名至实归。

■亚洲制造实力不断增强

开始初步实现自主局面

一汽大众是本次博鳌亚洲论坛的贵宾用车赞助商,50辆的奥迪A6几天来载着各国的政要高官穿梭在论坛的会址内外,无疑是一汽大众的形象广告。一汽大众总经理秦焕明以自己公司的实践说明,跨国公司与中国本土企业的合资合作是互利双赢的取向,它有利于彼此取长补短,有利于东西方文化的融合,这已经得到了证实,中国近十年间已经涌现出了包括一汽大众在内的一批成功的企业。这些企业在引进、吸收、消化的实践中,已经把国际先进技术、管理方法、经营理念植入了自身的机体,并展现出良好的发展前景。深化这种合作,强化企业机能,将有利于增强自己的整体实力。

秦焕明称,一汽大众生产奥迪轿车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亚洲制造”品质提升的过程。秦焕明告诉,奥迪的技术复杂,生产难度相当大,仅功能部件的CPU就达到40多个。秦焕明说,整车完成后,一汽大众的技术水平有了质的飞跃。一汽大众不仅本身达到国际标准,由于本土化的推进,也带动国内零部件加工厂的技术更新。与一汽大众类似的,还有上海大众。大众希望将上海作为自己世界开发中心的一环,因此不惜血本进行投资和技术升级。

确实,亚洲制造在引进、吸收、消化的过程中早已今非昔比,爱立信中国有限公司总裁杨迈表示,亚洲已经基本完成了“自立自足”的亚洲制造,亚洲自主的局面正在形成。杨迈以爱立信自身的发展经验来说明,他说,进入中国20年的发展,迄今爱立信在中国已经拥有10家合资企业,2001年的产值已经达到30亿美元,对外出口超过10亿美元,目前中国已经成为爱立信全球供应链的四大供应中枢和全球生产中心。虽然爱立信还有一些零部件需要从亚洲以外的地区进口,但是杨迈表示,亚洲正在形成“亚洲自主”的局面,初步形成在亚洲的研发、供货、生产以及销售一体化局面。

■亚洲制造成为亚洲竞争力的核心

“亚洲制造”给人的印象曾经是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的低档品,含金量远不敌欧美制造。但是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借助技术升级的契机,“中国制造”的品牌日益变得响亮起来,中国正在成为高附加值的复杂技术产品的可靠制造中心。

秦焕明认为,制造业对于一个处于工业化过程中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一个大国的经济来讲,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即使对于处于所谓“后工业化社会”或者是信息时代的发达国家,由于服务与信息的载体均为物质产品,制造业的发展仍然处于一种核心的地位。美国制造业对国民生产总值的直接贡献始终超过26%,拉动其他产业36%,拉高经济增长率46%。同样,发展中国制造业将是保持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一个核心要素。在国际市场上,制造基地品牌竞争很激烈。

在本次博鳌亚洲论坛上,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穆罕默德?穆赫辛对亚洲的教育给予了高度的关注。他表示,亚洲国家应加快发展信息技术,并在此基础上大力发展远程教育,以推动经济快速发展。穆赫辛认为,亚洲过去几十年的经济增长主要依赖于资本和劳动力的投入,而今后这两种资源的投入将会放缓和减少,信息技术将会在经济发展中起至关重要的作用。他说,亚洲地区的贫穷和文盲人口占世界总数的大部分,这已成为地区经济发展的一大障碍。为了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发展经济,亚洲国家必须提高国民的教育水平。英国皮尔松公司首席执行官斯卡蒂诺认为,知识经济时代的领跑者都是对教育给予巨大投入的国家。在亚洲,中国和韩国的教育水平在近年来有了很大的改善,因而他们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有了相当大的提升。然而,同为亚洲国家的印度,文盲率问题却日益严重,这势必会在将来给印度的经济造成困扰。

■亚洲制造的致命软肋――缺乏核心技术

虽然很多亚洲企业的制造早实现“乌鸦变凤凰”,仅仅是技术水平提高也不等于就具有了国际竞争力。很多企业仍然是外来企业巨头们的组装工厂,至少,所有的跨国集团都不会把自己的核心优势和盘托出。亚洲制造的致命软肋是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缺少核心技术,水平再高的组装也很难说是真正的亚洲制造。

以一汽大众为例,秦焕明说,对于他们来说,技术过关了,价格上也过关,才能加入国际竞争。秦焕明预计,国产奥迪尚需要3至5年的时间,才能使汽车的出口价格成本达到国际标准。降低成本,就必须降低零部件的价格。秦焕明透露,一汽大众内部已经设置了一个叫做“先期采购组”的机构,任务实际上就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零部件的采购。当然,零部件的价格至关重要。秦焕明说,对于他们来说,目前的困难是不掌握国际范围内的相关资源信息。德国大众和一汽集团各占有一汽大众50%的股份,但是这样的股本结构尚不足以让德国大众允许一汽大众加入他们的全球采购体系。真正的亚洲制造恐怕还需要寻找自己的路径。

爱立信中国有限公司总裁杨迈表示,虽然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企业目前竞争力也在不断提升,但是在高端领域,它们与来自欧美的跨国巨头尚有很大差距。杨迈称,亚洲企业存在的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产品专业化程度不高。他建议说,亚洲企业应将自己的力量集中在某个核心领域而非全线产品上,走专业化的发展道路,才能在与跨国公司的同台竞争中保持自己的优势不断发展壮大。

■跨国公司的本地化不是亚洲制造

但是,很多跨国公司也看到亚洲人才的优势,它们正在积极将研发中心转移到亚洲来。换言之,跨国公司不仅要在亚洲实现标准化的生产,同时也要将亚洲的标准纳入他们的体系中。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将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并且希望人们把他们当成本地企业。德国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伯伦斯表示,作为较早进入中国的跨国公司,西门子在通信、医疗、运输等行业投入了大量资金,他们非常希望被看做是中国本地的公司。一向被认为在转让核心技术方面相当吝啬的日本企业也开始加大了研发投入。日本佳能亚洲区总裁足达洋六说:“佳能在中国有8个工厂、1.4万名员工,在苏州有世界水平的制造中心。中国入世,将给我们带来新的机遇。我们现在愿意将中国看做亚洲的中国,将更加重视研发力量的培育。”

美国伊士曼柯达公司亚太副总裁、大中华区副主席叶莺认为:跨国公司本地化其实也是一种国际化。柯达在过去100年里有多达数千个专利,其中不少是华裔人士的发明。目前柯达有计划将研发中心转移到中国来,以更有力地推动柯达在中国及全球业务的发展。如此多的跨国公司要到中国设立他们的研发中心,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亚洲,特别是印度和中国巨大的人力资源财富。以往,人们担心人才流失到欧美、特别是北美,而实际上,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在设立研发机构,同样是对人才的争夺,尚没有技术优势的亚洲制造,正在面临着失去人才的危机。

就在跨国公司不断累积着低成本的“高智商”头脑所创造价值的同时,国内企业在发展形态上,目前却大多还处于“橄榄型”,即企业发展是沿着技术开发――生产――市场营销的结构无限膨胀,并将核心放在生产上,格兰仕就反复宣称,要做微波炉和空调的“世界工厂”,而很少将企业放在先进的“哑铃型”发展结构状态上,即研发、市场投入大而生产投入小的状态上,特别是研发投入,“中国制造”与“日美制造”、“欧洲制造”存在着巨大差距。

不过,还是有相当多的国内企业家希望中国的企业能够具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核心竞争能力。秦焕明说:“从技术上我们已经与世界水平相当接近,但是产品开发能力却相当弱。”不过对于一汽大众这样的企业来说,再另起炉灶搞研发,只能说明50%对50%的股本结构在某种程度上的尴尬。

■实现“软件”的亚洲制造更为重要

今年2月20日,日本索尼、日立、松下、夏普,韩国三星、LG,美国先锋,荷兰飞利浦,法国汤姆森九家国际主流电子巨头就曾发起另一项行动,联合宣布统一DVD格式标准,推出一种名为“蓝色光盘”的新一代的光盘存储格式,并使之成为替代现有DVD格式的新一代光盘标准。非常遗憾的是,像中国这样拥有巨大市场资源和生产能力的发展中国家,DVD厂商却无一被邀请参加,实际上所有发展中国家的DVD厂商均被排斥在新的标准之外。可以想像,如果一旦此新的标准被确立,包括中国在内的DVD厂商将付出高昂的代价。

事实上,面临此类问题并不止DVD行业,在中国,家电业的发展大多走了从模仿到吸收的过程,但在核心技术上却鲜有突破,这也不能不说是中国家电业的一大软肋。比如数字电视,全球消费电子巨人松下曾透露,现在松下在数字电视硬件开发上虽然耗费不菲,但更大的投入还是在全球数字电视标准的制定上。而中国DVD被封杀的风波表明,中国家电企业不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将会永远难以改变受制于人的局面。

但是,不仅如此,亚洲制造还应该有更深刻的内容,除了增加技术含量外,亚洲还应全力在其他方面加以改进,如制度、管理、培训、教育、适应变革的能力等等,在这些方面我们还与发达国家相差甚远。

德国西门子公司高级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史泰杰博士在博鳌接受采访时说,未来企业的竞争力的大小,不取决于公司的大小,而取决于你的企业的知识管理的能力,比如如何获得的IT解决方案、是否鼓励知识分享、公司文化能否提供给大家开放灵活的结构和文化、是否对人力资源已经有效和持续的投资等等。在西门子,有一套完整的知识管理制度以使其员工的才能得到限度的释放。但是,这种对知识管理的高度重视,在我们亚洲的很多企业里根本谈不上。

■未来企业的竞争力

大小与能否参与游

戏规则的制定有关

确实,亚洲制造产生了很多值得骄傲的产品,但是更多的可能只是一些高级的组装产品;很多亚洲人或许为自己成为产品世界制造中心而欢欣鼓舞,但是,在欧美等发达国家看来,这样的亚洲制造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标准、规则的亚洲制造。

实际上,正像仅仅有组装的亚洲制造是不够的一样,亚洲制造应该包含更为广阔的含义:亚洲还应该实现思想、技术、制度、管理、设计等“软件”的亚洲制造,这样,亚洲的众多企业才能真正走向可以制定游戏规则的全球竞争的大舞台。

就这个意义而言,两岸DVD厂家谋求共同开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一代DVD产品以抗衡3C、6C以实现游戏规则的亚洲制造是值得称道的。

可以这么说,到这个时候,单纯的组装制造已然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企业能否参与新的游戏规则的制定。这是知识经济时代的企业攻略,也是未来的制胜利器。一旦我们掌握了游戏规则的制定权,人们还会小视亚洲制造(包括中国制造)吗?

宝宝晚上睡觉出汗
吃什么能治头痛
连花清瘟的效果好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