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从判刑16年到无罪释放 胥敬祥讲述“噩梦”生涯

2018-11-10 19:21:27
从判刑16年到无罪释放 胥敬祥讲述“噩梦”生涯 4月底,河南省鹿邑县农民胥敬祥以一个自由公民的身份,走进了人民检察院。

13年前,他因犯抢劫罪、盗窃罪被捕,5年后被判刑16年。

直至今年年初,他被省高院认定“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3月15日,胥敬祥被无罪释放。

而此时,距他刑满释放的时间仅有15天。

本报记者记录下了他的讲述———“我这13年的噩梦生涯”,对于正在不断修正和成长中的中国司法来说,这无疑是个沉重的参照。

被抓 那是13年前的事情了。

1992年3月27昼夜,有一帮人没有叫门就跳进我家的院子里,说找我玩,说是隔壁村的。

我很怀疑,因为我们那里在前一年产生了多起抢劫案件。

我就对媳妇说我起来看一下去。

我提着我们家的猎枪出去,但是院子里已经没有人了,我就去大门那里,用灯一照,看见有六七个人。

我就骂他们:“大半夜的,你们不叫门就跳到我们家里,你们说你们是干吗的,不说我就打死你们!”他们说他们是公安局的,我就对我媳妇说,你去看他们证件是不是公安局的,我媳妇出去时他们都跑了。

第二天天亮,我先去了村委会,然后去了派出所,我从派出所回到家里发现,刑警队的人已经在我们家里了,他们就把我抓起来了。

逼供 把我抓到车上后,他们就开始打我,一边打一边骂,“混蛋,你昨天晚上端着枪说要打死我们?!”我说我也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公安局的,我还以为是匪徒来抢劫呢。

其中一个就说我是“孬种”,然后用大号的螺丝刀打我的头,把我的头打的都是疙瘩,还往我身上捣,说:“这次不弄死你也让你活不了,你等着瞧吧。

”3个人在车上打了我将近一个小时,到派出所之后又轮番打我。

打完之后,他们让我交代强奸别人的事情。

我一听就懵了,我说我没有强奸过他人啊。

但他们说他人已经告我了,接着就把我带到县拘留所。

我在拘留所待了两三天后转到了看守所,又过了五六天把我提到了县刑警队。

到了刑警队以后,他们就开始用绳绑我,说我抢劫了。

我说我没有,他们说,先给你“上大菜”再让你“啃猪啼”你就老实了。

他们给我带上背铐,为我“上大菜”,将背扣一提一松,并向里塞啤酒瓶,我疼得钻心。

他们又让我“啃猪啼”,就是先用棍子把我的脚踝骨打坏,又穿着皮鞋来回踩、拧我的脚踝骨,我疼得昏死过去。

现在,我的右脚踝骨严重变形,1遇到阴天下雨,这条腿就疼得厉害。

过了两天他们又一次提审我,又用别的方式打我,用烧化的塑料布往我身上滴,打耳光,让我喝脸盆里打过肥皂的水。

他们就是让我承认我抢劫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